• 08-202021
  • Cash Game里,深筹码在table上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哪? <<返回

    我觉得深筹码是对人的解读,如果你不了解对手的打法,那么贸然打一个大池是冒险。深筹码里,技术,牌力,位置三要素中,位置比牌更重要。深筹码的优势在于盈利能力的提升。玩更多的牌。以线下为例,30手牌一小时,浅筹码10bb/h大概是极限了,深筹码可以极限做到30bb/h的盈利,前提是你碾压你对手,并且筹码够深。深筹码打翻牌后,短筹码打翻牌前深筹码的优势是很大的,但是有几个要点要注意。首先,深筹码的目标是击中河牌坚果来收拾别的深筹码,而不是没有压力的接短筹码的all in。其次,对于深筹码来说,位置的选择更加重要,筹码越深,位置越重要,此时选对位置是非常关键的,尽量在后位游戏,前位即便是AA KK也要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对子,用普通的加注量入局,避免被其他对手识破你的底牌,如果对手知道你是AA KK了,而你翻牌后击中超对又舍不得弃牌,那么对手完全可以用27 38这样的垃圾牌call你翻牌前的open raise,反正他只要击中奇怪的两对或者明三,就有很好的隐含赔率。因此深筹码要尽量玩后位,而且可以选择一些能够形成坚果的机会牌,比如说ATs TJs KQs这样的牌在后位入局。当然,您要注意的点其他深筹码也需要注意,如果其他深筹码在前位把自己的AA KK打明了,您完全可以用机会牌跟注来狙击。第三点,深筹码的盈利能力有质的的飞跃,有时候赢一局就抵中短筹码一晚上的盈利。要记住我们是来赢筹码的,不是来赢次数的,赢得多次没有用,要赢的大量才可以。总之,深筹码的核心就是一点:用河牌坚果的牌力去清另一家深筹码。由于深筹码需要更多的翻牌后技巧,因此操作起来更加困难,没有把握尽量不要玩深筹码。楼上的大师们已经说的很全面了……我转一篇资料,估计不少人看过吧:原文链接:【新】深筹码是扑克的全部1-9 智游城1,在自己运气最好的时候把敌人打全进深筹码是扑克的全部,第一次是3年前写的。在这三年中,自己有了更多的感悟和实战,觉得有必要重新整理一下。正好熊猫要在扑士杂志上发表。但杂志上无法互动,无法看到读者的反馈,这很不爽。征得熊猫同意后,把深筹码系列再在这里发表一遍。和3年前的深筹码相比,这一次基本是搬倒重来。深筹码是扑克的全部(一)有人轻描淡写的问,希望别人轻描淡写地回答一下深筹码如何打。殊不知,深筹码是扑克精髓的全部,没有人能轻描淡写回答出来。回答好了这个问题,基本就回答了扑克的全部。浅筹码打好了,不过相当于学会了用屁股踢球。而比屁股更重要的,是左脚和右脚。 所以我说,这个相当于有人轻描淡写的问,踢球如何用好左脚和右脚啊。也有人说,我除了左脚、右脚和头球,和梅西也差不太多。在引入各种问题之前,我们来看赌博里面最简单的数学。 首先是概率,概率就是输赢的频率,或者说每玩100手你平均赢的手数。赌场对我们的优势,有的是概率优势,有的却是概率劣势。但无论概率优劣,赌场对我们的EV的优势却是绝对的。所以,概率吃亏与占便宜,并不是赌博的决定的因素。 例如,我们玩轮盘,拿200元钱,分别放在第一个dozen上100元,第二个dozen上100元,那么你有24/38=63%赢钱的概率。可这么大的概率,却无法使我们成为赢家。因为我们的对手和敌人—赌场,可以在他们赢的那30%多的时间内,赢走我们的200元,因为他赢我们虽然是小概率,却是正EV,这个EV才是赌博中真正的关键东西。结论,在赌博中真正重要的是EV,而不是概率。扑克就是这样一项运动。赢的概率多可不等于就是赢钱多。 每个扑克选手所学的第一课,基本都是计算器给的那个计算表。比如,AA对任何两张牌的盈率都在80%以上。可我们听到看到最多的却是,今天我来了一副AA把全部筹码都输了。是不是我们参与的牌,AA对77的盈率就不是80%了。非也非也。 因为扑克是通过四条街的Action,牌力此起彼伏,此消彼长。翻牌前的强牌,可能翻牌一出来已经落后了。而翻牌的强牌,到了转牌,可能已经不再领先。在这样的条件下,如果筹码合适,完全可以通过任何一条街的反败为胜,赢取足够的钱,来弥补自己概率上的劣势。 而四条街中,最大的以弱胜强的机会是翻牌。可以这样理解,你的牌骤然从2张变成了5张,给弱牌以最大的逆袭机会。而从翻牌到转牌,或者转牌到河牌,你只增加了一张牌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深筹码的时候,即便你只玩AA,遇到好手,依然是个输家。以起手牌AA为例,假设敌人拿到了77,在四条街的第一条街,Preflop,是AA领先的,这时候你可以100%相信,如果你们全进,你有80%的机会赢。各种各样的计算器给出的计算结果准确无误。可问题是不是每一次都能翻牌前全进。别说翻牌前,即便翻牌后,也不一定全进。有的时候我们会打到转牌,有时候还会打到河牌。每多发出一张牌,每多打一条街,就多了无穷多的变数。 继续我们的例子,AA对77,一旦见了翻牌,77就有少数时候,翻牌出7,比如翻牌K72,我们中暗三了。这是我们清掉AA的最佳时机。虽然77只有20%的时候能赢下AA,但现在我知道,自己已经属于那20%了。如果敌人浑然不知,还以为自己的AA比天都大。那我们一手赢下敌人全部筹码的可能性非常大。而输掉AA的人,清一色会把自己输掉AA归结为运气不好。 不但77如此,严格说来任何牌都具有反败为胜的能力。没有任何牌是翻牌前就Drawing Dead的。不过有些牌反败为胜的能力强大,有些弱小罢了。扑克的过程就是这样一个此消彼长,各种反败为胜,重新划定势力范围的游戏。这样扑克中就出现了一个词,叫做Bad Beat。根据插一腿老先生的翻译,Bad Beat叫做悲毙。下面我们也沿用这种叫法。人们特别倾向于把自己输钱的原因归结为悲毙。可是,如果仔细分析,扑克的输赢一定是和悲毙有关系的,否则就不会有Action。 如果今天让我说打牌这么些年对悲毙的理解是什么,我会说,如果深筹码时候,我悲毙了你,又能把你打全进,那这就是一个完美打法,因为我把自己的运气发挥到了极致。所以,你的对手总是说你运气好,一般就说明你打得好。因为你选择了运气最好的有限几把才和他打到了河牌。而臭手却在自己运气好的时候,早早把你打跑了。初学概率的人,很容易被悲毙所迷惑,从而偏离扑克的正确技术。 还是以我们手里拿了AA为例。我们知道,在翻牌前,AA对任何牌,打到河牌的盈率都超过80%。 例一: 假如你有1000的筹码,现在锅底100,你还余下900。假设翻牌258,你Bet 100,敌人干到300,你推他900全进,敌人靠。最后敌人亮出55,暗三5赢掉了你的1000元,你心里一定在骂,我真有80%赢55的机会吗? 例二: 锅里500,在转牌牌面如下A672,两红桃。河牌来了一个8,你让牌,敌人500全进,你英雄靠,敌人亮出来红桃910,你又被清了。如果一天来几次这样的情况,你肯定开始怀疑,这AA对任何牌真有80%的时候赢吗?我怎么觉得是80%的时候输啊。 没错,你的AA依然是80%的时候赢,不过你赢了无数的小锅底。或者说赢了无数的概率,可没有赢到EV。 例如上面的两个例子,例一和例二,更多的时候是翻牌我们一Bet,敌人就扔了,我们收了一个小锅,这些当然都要计入你80%赢的概率里。而当别人和你全进的时候,一般你已经输了,概率已经落在了那20%里了。而展现给你的,当然是运气不好。 而我们人类的大脑,却只记住自己被悲毙的情形,而AA赢下的那80%的小锅底全部忘记。真正的好手,就是拿了AA,要在那20%落后的概率里逃生,在那80%的概率里多赢钱。真正要做到,还是非常难的。这样,以后打牌就不要抱怨悲毙了。因为有了悲毙,敌人才拼命打你,这时候你应该知难而退。悲毙成为既成事实后,敌人才会下毒手。 翻牌前你拿QQ加注到很大,对手靠。翻牌10J2,如果你翻牌全进了,河牌来了一个Q,他用AK赢了你,这是你运气不好,是悲毙。可实战中,悲毙是这样发生的吧。翻牌10J2,你下小注,对手靠,转牌下小注,对手靠,河牌来了Q,对手重注全进,你靠。这不是悲毙,这是扑克,或者叫做臭扑克。 我曾经听清都山水郎讲过这样一个故事,来说明一下悲毙和臭牌的区别。有一个哥们,拿了KK,翻牌前Raise到挺大,对手靠。翻牌出来A38,对手率先全进他靠,敌人亮出AQ他输了。这是打得臭。然后这哥们打电话告诉他的朋友,今天我真倒霉,翻牌前KK全进被AQ靠了,结果翻牌出A我输了。他一个电话,把一把臭牌改成了悲毙。 1. 深筹码和浅筹码的数学区别。先简要介绍一下SPR。SPR是你手里余下的筹码和锅底的筹码量的比值。如果锅底100,你手里余下400,这时候SPR就是4。现行所谓的SPR,指的都是翻牌前的SPR。 以1-2为例,我们来看你手里有100和1000的SPR。假设你的牌是AA。当你Raise到20,如果有一人靠了,锅里变40。浅筹码,锅里40,你余下80,SPR是2。深筹码,锅里40,你余下980,SPR大约是25。 在浅筹码的时候,你搞到20,会玩的人,他们手里的33,56,甚至AQ,全扔了。因为万一中了暗三什么的,他们得不到回报。所以,能靠你的,就是那些傻瓜,是见了好牌就玩的鱼。 他们一靠你这个浅筹码的20%,等于把自己放到了不胜的境地,而你自己则处在了不败的境地。大量的时间里,他们都处在近乎Drawing Dead的局面。比如QK中了K,根本干不过你的AA,那20元,多数时候白扔了。侥幸中了他们的K,只能输的更多。 在少数幸运的时候,比如他们拿44靠了,翻牌出了个4,你当然也叮叮咣咣和他All 了,他不过多赢了你80元。SPR是2,翻牌前AA,打得非常轻松,几乎是傻瓜打法,翻牌出来,眼睛一闭就无脑全进了。根据艾迪米勒推荐的数字,在SPR小于4的时候,拿AA翻牌上全进都是正确的。 再来看SPR等于25的情况。这时候你有1000的筹码,你搞到20,别人即便估计到你手里是AA,他们也会拿着弱牌33,67等靠。为的是中一些奇兵,干掉你余下的980. 也有人试图这样打,无论多深的筹码,我拿了AA,都把SPR设计到4以下。 看看这个计划的难度。 如果你手里有1000的筹码,想把SPR打到4,需要自己率先Raise to 125。这么大的加注量,结果几乎一定是这样的,就是你只赢了2个盲注。所以,AA不能这样打。 多数时候,AA还是这样玩最有利润的。自己有1000的筹码,自己率先Raise到20,30之类。这时候的真正技术,在于Flop,Turn and River的三个Move过程。你要读牌,读人,看Tell。有时候你可能在翻牌就弃牌了,有时候到转牌,有时候到河牌。每一步配合牌面的变化,给出最佳决策。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总听见初学者问:“为什么我辛辛苦苦从200打到600,然后一把AA或KK就把全部都输掉了?”因为你这么深的筹码,敌人可以等待一个很难得的小概率的机会,一把把你干掉,就是通过悲毙干掉你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2,深浅筹码起手牌的权重顺着第一部分的思路,我们大概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。对于浅筹码来说,基本上你赢得了概率,就赢得了EV。通过选择好的起手牌,早早把自己立于了不败的境地。而深筹码远没有这样简单。虽然你通过选择好的起手牌在概率上赢了,即你赢走的锅底数相对于你进锅的比例非常高。但只要输几个大锅底,上述那些小锅底是无法弥补的。当你筹码超深的时候,只要对手一天清你一次,就是毁灭性的。起手牌好,保证了你能以更高的比例拿下锅底。这些锅底包括在四条街翻前,翻牌,转牌,河牌敌人fold掉给你的情形,以及打到河牌你亮牌的情形。但你这些许多是小锅底。可能只动用了10%甚至更少的筹码。 那么我们来看看好的起手牌的共同特点。最好的AA,KK,QQ,AK,JJ等。比较好的10,99,AQ等。他们的共同特点是,要么已经是大对,要么是在翻牌去中大对子。总之一个字,就是牌“大”。 这样我们打牌遇到的第一件激动人心的事件,就是中了超对或者顶对顶踢脚。例如AA,100%在翻牌中超对或者顶暗三,KK 80%多超对,AK 33%顶对顶踢脚。对于浅筹码,中了超对或者顶对顶踢脚,意味着拼命。 因为在大量的时间里,顶对或者超对,在翻牌已经大大领先。特别是AA,只有对手中了暗三或者两幅对,以及一些魔鬼牌类似天顺天花天葫芦等,我们才落后。而对手在翻牌直接中这些更强牌的机会很难超过20%。只要我们1赢4,就是SPR小于4,拼命是无条件的。正因为如此,ED Miller才给出SPR小于4是 commit自己顶对顶踢脚或者超对的门槛。SPR小于4,我们可以拿好的顶对顶踢脚或者超对去拼命了。当然,这个要建立在良好的起手牌,超对至少要JJ,顶对顶踢脚也就是AK,AQ,KQ这样的起手牌所形成的,类似KQ在K28翻牌之类。而A6在456翻牌上是不能算顶对顶踢脚的。对于浅筹码来说,我们中了顶对,轻易地套牢自己,是一种王牌打法。深筹码,就不能轻易把自己套牢,随便的拿了顶对把深筹码拼命,可能让一个短筹码的无敌好手在深筹码成为输家。这样的例子见得太多了,因为顶对有二个缺点,对于深筹码非常致命。一、一旦落后兆死(drawing dead) 当然,我们兆死的概念不是100%死亡,一般大于95%我们就可以认为兆死了。最主要的drawing dead方式有几种。1. 撞到暗三,你手里AA,在258牌面,对手55,你赢的机会不到10%。如果你是AK,在A58牌面面对55,赢的机会几乎就是0了。2. 撞到更大的超对,你手里KK,敌人翻牌前隐藏了AA在手里,这个和撞到暗三一样的。 3. 撞到天顺天花等。例如你拿了2个黑色AA,翻牌678,一旦敌人有了顺子,我们AA赢的机会十分渺茫。当然,也包括翻牌3红桃,敌人中了天花。这些情况,由于翻牌一目了然,比撞到暗三等更容易逃生的。 二、不隐蔽,implied odds不好。 如果你玩了AQ,对手手里是KK,在A26翻牌牌面上,你很难赢很多钱。傻子都看见那个A明晃晃摆在桌子上,想赢KK更多的钱十分困难。由于一副对的这些特点,注定了他们赢小输大的性质,在深筹码就成了麻烦。如果用SPR来说话,就是我们无法经常性地把SPR在翻牌前设计得小于4,甚至不可能小于10,有时候会20以上。如果轻易地commit你的全部筹码。在SPR大于20的时候,你可能输掉比锅底大十几倍的剩余筹码,这无疑是致命的。而在超深筹码下,即便SPR小于4,是否拿了顶对应该无条件拼命,目前还没有定论。以我的经验,在2/5无限上,假如我们手里AA,在278,两同花翻牌上。如果我手里有500元,拿了AA翻牌前raise to 60 and 有人靠,锅底120,手里余下440,SPR是3.7,这是个easy 套牢自己余下筹码的情形。而假如我们手里有5000元,拿了AA翻牌前raise to 600 and 有人靠,锅底1200,手里余下4400,SPR仍然是3.7,这个情形和手里余下440相比,虽然SPR相等,是否该拼命余下的4400呢。目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尚无定论。 这样,深筹码和浅筹码在起手牌的选择上,经常会有区别。我们传统的好的起手牌,到了深筹码可能成了麻烦牌。而短筹码的许多差的起手牌,回到深筹码可能变好了。筹码的变化,给不同的起手牌重新赋予了权重。好的深筹码起手牌,一言蔽之,就是具有形成坚果能力的牌。因为我们希望拿了坚果去把我的深筹码打全进,而不希望拿第二坚果,更不要说一副对了。理论上,任何牌都可以形成坚果。就算72,在22382牌面上也是坚果,但他形成坚果的能力,要比同花的AK相差甚远。坚果就是打到了河牌,我的牌仍然排名第一。比如你手里红桃A7,到河牌牌面如下:23JQ7,三个红桃。你的牌就是无敌坚果。可第二坚果也经常很厉害,比如,AA在A229J牌面上,假设两个2是红色的,虽然是第二坚果,但是仍然很厉害,几乎可以无条件拼命。同样是第二坚果,红桃K8,在2h 3h 7c 9c Qh牌面上,经验告诉我们这个第二坚果却不怎么厉害。要比AA在A229J上的第二坚果战斗力差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原来,起决定作用的因素不是第一坚果还是第二坚果,而是你的这把牌在对手所有range里的排名。 敌人手里的两张牌的组合数如下: 你手里两张,桌面5张,未知牌还余下45张。对手手里的牌一定是这45张组合,共有C(45,2)=990种。 我们来看AA在A229J牌面上,绝对排名第二位,仅次于两个红色的22,再无其它。所以AA牌第二,他排在2/990大约在2/1000好的地方。再来看红桃K8这个第二坚果。你Kh 8h,在2h 3h 7c 9c Qh牌面上,落后于Ah 4h, Ah 5h, Ah 6h, Ah 7h, Ah 9h, Ah 10h, Ah Jh, Ah Kh共八种牌型,所以你的这个第二坚果只能排在敌人所有range里的第9名,他排在9/990大约10/1000的地位。因此,比AA在A229J牌面AA的第二坚果要差好多。这样的话,许多短筹码的麻烦牌例如同花A7可以去成坚果同花,然后用以清掉敌人的同花K8。只有在深筹码情况下,同花A7才有了玩的价值。但许多人夸大了这个权重,进而变成了自己打得松的借口。要知道,即便你深筹码,许多时候你的对手仍然是短筹码,有效筹码仍然是短筹码。即便对上了另外的深筹码,许多时候只不过造成小小的一锅,并没有体现出深筹码来。只有在一些特别的情况,对手很弱,我们才在有位置的情况下玩上述被重新赋予力量的牌。大概列举一些情形如下: 1. 一个拿了顶对深筹码舍不得撒手的对手。 2. 对手的牌很易读,而且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。 3. 对手经常给你便宜的价钱让你追,而追到了你重注他又跟。4. 对手很容易被偷。等等上面这些具备,才可以玩这些牌。一旦武装了上述武器,我们发现,深筹码是一个全新的世界。 关于起手牌和筹码深度的关系,老霍做出了更精确的定量计算。即,我们不是每一把牌都需要坚果去清理别人,即便在超深筹码下第二甚至第三坚果也是好用的。毕竟,来一次坚果还是非常难的。这样老霍对应不同的筹码量,和某一种牌打到河牌可能的排名,建立了可玩性指数系统。 大概意思如下:如果你只有20BB的筹码,只要你的牌最后能落到前30%的好牌范围内,就可以套牢自己的全部筹码。而前30%,只要顶对顶踢脚就够了。如果我们手里AQ,在A287J不同花牌面上,就足以进入前30%好了。所以,20BB时候AQ中了顶对,眼睛一闭无条件全进。而到了100BB,我们却希望自己能进入前10%的好牌。而AQ在A287J牌面上是不可能有这么好的,所以100BB顶对顶踢脚就比20BB难打。而到了1000BB,可能我们只希望自己前3%的好牌才去拼命。再深,可能我们排名第二也不敢拼了,就即便名次在2/1000或者0.2%也不能拼了。我想起了我刚打牌时候遇到的老刘,当时打有限,他偶尔打一些无限。他不停的告诫我,千万别打无限,因为他曾经看过这样的一个例子。在温哥华某2-5无限桌上,有两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的筹码都打到10000了,接着发生了这么一把牌,翻牌A55,锅底只有50元吧,翻牌让让,转牌让让,河牌第一个bet 50第二个raise到100, 再raise到300,1000,5000,全进靠。最后一个AA,一个55,老刘说,你看无限多可怕啊,一辈子这样输一次不全完了。老刘讲了个2000BB的真实故事,能帮助我们理解第二坚果的处境。当我们20BB时候,我们只希望自己到河牌能在前30%的好牌之列就可以了。而AA打到河牌,有90%的可能在前30%好牌之列,于是老霍给出一个可玩性指数的定义,用这个90%除以30%,结果是3,那么AA在20BB的时候,可玩性指数就是3。 而AQ打到河牌,只有51.6%的可能在前30%好牌之列,所以,AQ在20BB的可玩性指数就是51.6/30=1.72。 这个可玩性指数,随着筹码而变化。 当我们手里有500BB的时候,我们希望我们的牌到河牌能落在前3%的好牌里。而对于AQ来说,AQ只有4.24%的可能落在前3%好牌之列。所以,在500BB,AQ的可玩性指数为4.24/3=1.41。 有了这个可玩性指数后,老霍得出如下结论:可玩性大于1为勉强可玩;大于1.2为可玩,大于1.4为必须玩,大于1.6为好牌,大于2为怪兽。通过上述老霍可玩性指数的各种表格对于深筹码,我们大概总结如下: 1,小对子的价值下降,底暗三不是拿深筹码拼命的好武器,一次set over set对深筹码是致命的。2,小同花牌不好,如果遭遇了大的同花,会丢掉自己的全部筹码。这样,小同花顺的价值主要在于顺而不是花。 3,大对子价值依然好,表现在顶暗三以及顶葫芦。4,不同花AQ,AJ价值下降,中顺子能力太差。 5,A带小的同花价值增加,可以捉拿对手的更小同花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3,各类逆袭牌分析深筹码3还是从最简单的 odds 计算器开始。随便打开一个poker odds calculator,我们来看两个红色的K对黑桃78的数据。结果是77.0%对22.5%.这些数据是学习打牌的第一课,即便是初学者,一般都滚瓜乱熟,脱口而出。可是你知道吗,这些数据对深筹码来说不但没有多少实际意义,甚至经常起到误导的作用。因为深筹码追求的是到河牌赢,而且最好拿坚果在河牌赢。而每一把牌打到河牌,需要经过翻牌前,翻牌,转牌和河牌这4步。你的两张牌在翻牌前领先,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。或者马拉松比赛你在前1000米领先。后面漫长的征程中,不停的有弱牌会反败为胜。而每一次反败为胜,必伴随着大量的筹码进入底池。而深筹码的核心技术,就是一个追与被追的技术,比拼的是谁成功地追上别人后,再把敌人的深筹码打全进(或者打进去一大部份)。谁做得最好,谁就是最大的赢家。第四部分会定量分析应该打进去多少了,依据还是odds和筹码量。可见,所谓KK对黑桃78的78%对22.5%,只有在翻牌前全进,翻牌,转牌,河牌不再有action,这些数字才能变成EV。一旦有了翻牌后的动作,特别是有了转牌和河牌的动作,再加上不同的筹码深度,这个数字和你预期的结果将有天壤之别。下面我们就以两个红色的K和黑桃78作为本文贯穿始终的例子,看看这78对22.5在各条街道上的实力变化。KK vs 78s = 78% vs 22.5%KK和78的打斗过程大概有以下几种情况。1,在大量的时间里,78从翻牌就开始落后,比如翻牌249,黑桃78已经快兆死了.这时候多是KK翻牌一下注,78就扔了。2,也有很少数的时候,翻牌是456, 569或者887等,翻牌黑桃78直接领先.在此情况下,可以认为78在翻牌就完成了以弱胜强。如果对手在这三种翻牌上,把你的KK打全进了,不是对手运气好,而是你自己打得太臭。因为这样的情况总是存在的,如果对手总是通过5元看翻牌,然后在上面三种情况下把你余下的10000请去全进,说明对手打得太好了。一共四条街,到了第二条街就你被拿下了。但这样的机会太少了。78在翻牌战胜KK最多的情形是flop 2 pair,机会不过区区的2%。而这两对还有好多时候会被coutfieted。而明三条7和明三条8,加一起也就一共在1.5%左右,但还要担心踢脚问题。至于翻牌直接中天顺或者葫芦,甚至4条,少得近乎天方夜谭了。所以,翻牌78以坚果翻牌直接领先于KK,是可遇不可求的。一般我们玩黑桃78,不是为了翻牌直接拿下敌人,而是即将介绍的3情况。当然,如果翻牌我们真的中了887,欣然接受啦,这顺手牵羊的机会不要错过。3,黑桃78兆上两头,夹顺和同花兆。两头兆open ended draw,有9.7%的机会兆上。夹顺兆gut shot draw,有17.8%的机会兆上同花兆,就是翻牌两黑桃,flush draw,有11%的机会兆上。这三样加一起,有接近40%的机会,黑桃78在翻牌上会兆上一个不错的兆,这些翻牌的兆,一定能让我们在转牌和河牌收获一些坚果,而这些坚果就是我们清理敌人的最好机会。当然,这些兆牌不成的时候,我们还可以偷鸡。但本章完全不讲偷鸡的技术,只讲如何追坚果。偷鸡将在第五部分论述。言归正传,Jimmyking 在深筹码的回帖中提到,深筹码最重要的就是中坚果去清别人,一语中的。我们玩深筹码,主要是玩坚果去清掉别人。 前两部分介绍过,所谓好的起手牌,一般就是大牌。所谓在翻牌前最领先的牌,基本上就是最大的牌,例如AA和KK以及AK等。这些大牌的共同特点就是具有形成一副大对的能力。这些大牌的优点是容易中顶对顶踢,例如,AA 100%的时候中顶对(或者顶暗三),AK有1/3的时候中顶对顶踢。但这些顶对顶踢或者超对的弱点也很明显,就是一旦落后了,便没有了任何的发展空间,即兆死(drawing dead,翻身机会少于5%就是我所说的兆死)。而领先的时候也未必领先很多,许多强兆牌比顶对顶踢落后不了多少。顶对还有个缺点是难于确定自己的位置,领先也不知道自己领先,落后更不知道自己落后。自己云里雾里可是深筹码的大忌。这样,在浅筹码的时候,如果谁翻牌前起手牌很好很大,令我们望而生畏。因为他们中了一副对就全进了,我们的黑桃78在转牌和河牌,虽然以同样的概率和机会在进行着反败为胜的逆袭故事,可后续无筹码,使得我们无法赢更多的钱了。浅筹码拿黑桃78去斗KK,等于把自己置于了死地。或者说你攒足了马拉松的体力,结果对手和你比拼100米。牌桌上的一切悲欢离合尔虞我诈冤假错案,皆因为这深厚的后续筹码引起的,人们不停感叹,这扑克没法打啊或者打牌真难啊。好的起手牌,多数时候在翻牌上中一副对。翻牌上,一副对从来都不可能是坚果。或者说两张牌一副对才可能是坚果。而翻牌等于已经有5张牌了,一副对不可能再成为坚果。坚果就是排名第一的。一副对,AA,到了翻牌,即便干燥如不同花K83的牌面。此时的坚果是暗三K,第二坚果暗三8,然后暗三3,所有组合都包括的话,每个暗三有3种,这已经有9种了。外加两对K8,K3和83再各自9种,共27种。这36个之后才是AA。可见即便彩虹K83这样的牌面上,AA也只能在翻牌上排名第37,距离坚果及其遥远。更别说在转牌和河牌了。而我们希望用坚果或者很强的牌来套牢我们的筹码,所以我们需要用弱牌来反败为胜,靠中了比顶对顶踢更大的东西,包括暗三,顺子,同花,葫芦等这些坚果或接近坚果的东西来打进自己的深筹码。而翻牌前看似美丽的一副大对,不能再委以重任。我们把这类可以反败为胜并赢得大钱的牌叫做逆袭牌,类似黑桃78。逆袭牌最大的特点是具有形成坚果的能力。虽然任何牌都具有反败为胜的逆袭能力,但类似72这种牌,只有中了4条才是坚果,可能性太渺茫,不是我们追求的。具有可操作性的逆袭牌资源,包括,小对子,两张牌的顺子(类似89或者79)和坚果同花兆牌(类似同花AJ)。他们将像你设计的和预期的一样,最后做成暗三,顺子和同花去清理敌人。下面分别来说暗三,顺子和同花。看他们如何从翻牌开始,完成自己的咸鱼翻身,打败翻牌前的领先于自己的强牌。一,暗三小对子的最大特点是翻牌中暗三,直接反败为胜,击毙翻牌前的一副大对。但是,如果没有不知道深浅的,随便拿了顶对顶踢或者超对就拼命的鱼,暗三并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赚钱。当今,这样的傻鱼越来越少,想通过暗三拿下一个顶对或者超对的全部深筹码,机会越来越少。而暗三似乎更多地遇到如下情形。翻牌279,你暗三9,翻牌下注,对手靠,转牌8,你再下注,对手全进,你思考很久还是靠了,敌人果然是10J,河牌也没出公对。这样暗三其实是双刃剑。输钱最多的,把自己深筹码全部输光的也是暗三,因为舍不得脱手。而暗三的天敌就是各种各样的顺子。而且暗三也很难在翻牌就成坚果类,小对子中小暗三,有时候会撞上大暗三,这在深筹码时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更何况,许多时候翻牌三张是相连或同花,使得暗三都不是坚果。所以,暗三,特别是小暗三,真正的猎物就是顶对顶踢。如果没有这样猎物,暗三将成为深筹码的麻烦。二,顺子我们去玩顺子,包括两连张类似78和89,以及间隔一个的类似79,9J之类,具有许多特点,包括:1,资源丰富相连的,从45到10J有112牌型可玩,外加上间隔一个的,类似79, 9J等又100种左右,这样就共有200种牌型可玩。当然我们没必要那么夸张,45,56这种小牌,位置不好的时候不一定玩。2,比同花更容易兆上翻牌以78为例,他有17%的机会兆上夹顺兆,10%的时候兆上两头兆。这总共27%兆上顺子兆的机会,比同花的11%机会大很多。3,追上了不会出公对特别是对暗三的战斗中,这个特点非常重要。如果在翻牌追,转牌你的坚果顺子成了,可以很安全地请敌人全进了。因为成了顺子必无公对,不必担心敌人的葫芦。除非河牌再出公对,那没有办法。但公对绝对不会和你追到的顺子同时出现。4,顺子隐蔽不像同花,3黑桃明晃晃放那里,很难再有回报。而顺子,特别是夹顺,令人防不胜防。5,超强的做坚果能力这是顺子牌最大的特点和优点,所以顺子是深筹码清理对手的杀伤力最强的武器。45以上的无论多小的连张牌或者间隔一个的46,都可以做成坚果顺子。这一点不像两个小同花,同花72,93很难做成坚果,除了用一个7或者9做成同花顺外,再无坚果可能。而即便是45那么小的连张牌,仍然可以在239AQ不同花牌面上,做成坚果顺子。甚至,23在A459J牌面上都是坚果,虽然我们永远不需要玩23。连张牌不但资源丰富,而且做成坚果的能力要比随便两张同花牌好出好几条街去。这样就不难解释我们自己的恶梦了,为什么暗三总是在深筹码输给顺子啊。三,同花同花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隐蔽,隐含回报率最低。除非你拿了坚果,抓到大鱼的小同花,否则很难成了后继续赢钱。而深筹码最重要的就是隐含赔率,就这一点看,同花就不如顺子。同花和顺子最大的不同,除了前面已经介绍过的外,还有。1,具有坚果潜力的资源太少。除了A带小的同花外,其他的同花牌成了同花几乎都不是坚果,这就要求我们玩同花只考虑A带小的。但这A带小每种花色只有12种,四种花色不过48种资源可用。而顺子,45,56,67,78,89,910,10J就有112种,外加上间隔一个的,类似79,810等,资源比坚果同花多出好几倍。2,非坚果同花真的领先也很难赢足钱因为即便我们拿了第二坚果,也总担心敌人拿了坚果,无法最大化自己的回报。不像顺子,自己拿了坚果就是坚果,毫无悬念。3,追上了牌面出公对你手持红桃AJ,到转牌牌面如下258Q,红桃25,河牌出红桃8或者红桃Q,牌面出公对。而深筹码时候,和我们拼命下重注的多是暗三,出了公对我们有可能被一网打尽。就算敌人没有葫芦,最后我们也会因为担心而放慢下注的步伐。虽然追同花号称有9个活路,但完全不如两头顺的8个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4,追牌定量化深筹码是扑克的全部4-追牌定量化通过第三章可以看出,两张牌做成坚果顺子的能力越强,在深筹码中可玩的价值就越大。我们打到河牌的所有的牌中,最后拿到坚果的种类,一定是顺子最多。通过Howard的计算,给出了如下数据:1. 玩所有的牌一直到river,最后拿到坚果的百分比:Trips 0.526Straight 58.494Flush 18.663Full House 6.067Quads 13.858Straight Flush 2.3932. 如果只玩top20%的牌,其分布为:Trips 1.221Straight 45.525Flush 32.482Full House 7.39Quads 11.744Straight Flush 1.639从上表中得到的结论:如果我们玩所有的牌,最后做成的坚果,60%左右是坚果顺子。实际上,我们深筹码所玩的牌,有意识地增加了连张牌的比例,那么我们最终拿到的坚果,顺子比例将比60%还高。可以说在深筹码的战役中,用nut清理别人,主要是通过nut straight来完成。第二多的nut是flush,由于隐蔽性差,明晃晃摆在那儿,很难得到回报。其它坚果如fullhouse和quads,除了总量过少,桌面上的对子也非常刺眼,都不是在暗处清理敌人的好机会。你想通过坚果拿下敌人的全部深筹码,坚果顺子就是最佳选择。最有价值的逆袭牌就是从45到10J的两张连一起的牌,其次是间隔一个的从46到9J的隔张牌。下面该定量计算如何拿逆袭牌去逆袭对手的大成牌。我们分追成坚果和追成非坚果两部分。一,逆袭牌去追坚果一般说来,在无限德州中,翻牌上的下注量都不会超过锅底量。当然,也有人非在100的锅底把1000全进,虽然不违反规则,这还是有许多问题。最大的问题就是把弱牌打走了,留下了强牌。其次,除非自己是坚果,撞到别人的真东西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。如果拿弱牌这样去偷鸡,只要撞上一次强的,就亏大发了。所以,一般说来,翻牌上没有超锅底的下注,而三分之二锅底左右的下注比较合乎理性。这样,无论多人锅底还是单挑锅底,多数时候可以预期,对手的第一个下注量会小于锅底。我们以最简单的单挑情况为例,只要靠了敌人翻牌的下注,后面再无人加注,你靠的这个量就是最后提供给你的final price。假如有这样一个对手名字叫莫森,他一直用浅筹的紧凶打法打牌。什么叫做紧,就是起手牌好,一般只玩JJ以上的大对子和AK,小对子只去中暗三。什么叫凶,就是只要自己中了东西,就打你全进。他们套牢自己全部筹码的标准是中了顶对顶踢脚或者超对,而不看筹码深度。紧凶玩家,绝对是浅筹码的赢家,可回到深筹码,他们身上重复最多的故事是:我昨天一把AA把筹码全输了。以2/5无限德州为例,莫森一般是赢了就跑的,可今天还没来得及跑,干到1350了。他装好了筹码,准备走人,忽然在枪口加注到50,你在按钮拿了黑桃78,你知道他没有足够的深筹码经验,他的这个加注量,已经告诉你他最惨也是JJ或AK,他如同一个靶子等着你去射击。他的紧凶是无条件的,并没有和筹码深度联系起来,只要中了顶对顶踢或超对,是无条件打进去自己余下的1300的,而此时的SPR刚好是13。你自己的的equity如下:翻牌直接中顺子以上的东西2.2%中明三条1.4%左右。这两样加一起3.6%,或者1/27,莫森在这两种情况下,接近兆死。别忘了还有2%的时候中两幅对78,虽然会被counterfieted,但领先机会还是大于2/3的。这样,翻牌同花78会有5.67%,或者1/18的时候直接翻牌领先。只要能在翻牌上回报他下注的17倍,就是850元就不赔不赚。而这只打到翻牌就已经够了。何况,黑桃78还能在翻牌兆上各种顺子和同花兆。可见,只要敌人能中了顶对或者超对就把自己的1300输掉,我们的黑桃78翻牌前只动用50元的话,只需看到翻牌就是超级正EV,更别说在价格合理的情况下去打到转牌甚至河牌了。所以我们在按钮call这50元,单挑进锅。翻牌K46,彩虹,对手执着地下注100元,显然,他是AK或者暗三K或者AA,如果他是QQ,这个K会吓到他而阻碍他下注的步伐。既然他手里的两张明了,未知牌只余下52-?3?-2-?2=45张。你在转牌中夹顺5的机会是4/45=1/11,只要你能回报10倍,这个靠就是不输不赢。根据你的经验,如果转牌到了你的5,他不但会再输给你1000,而是肯定把余下的1200也全输给你,因为他已经抄起了筹码,随时准备和你拼命呢。这样他手里的1200,外加锅底100,你这100投资其实可以回报13倍,超额完成10倍的任务,当然要靠。所以在无限德州的经典蓝本教材professional no limit holdem里提到,SPR=13是紧凶玩家最不愿意碰到的SPR值,就是因为在这个数值附近,如果不懂得在转牌和河牌扔牌,拿一副对拼命的紧凶选手将成为输家。因为在SPR=13左右的时候,夹顺兆已经和顶对超对势均力敌了。而夹顺兆,差不多是所有兆牌中活路最少的了,或者说最弱的兆牌了,尚且不惧怕你的一副大对子,更别说其它活路更多的兆牌了。这正是无限德州的魅力,虽然握有80%以上的概率,却让莫森输掉自己的全部筹码,因为对手抓住了那20%以下的机会,把他一网打尽。如果你的对手还没有意识到在SPR=13左右的时候,超对有可能干不过夹顺兆,那你发财的机会就来了。现在,我们假设翻牌上已经单挑,对手下注一个锅底,我们靠,即便只打到转牌,在不同活路下我们不输不赢所需要的SPR数值如下:1),4活路夹顺兆,SPR=9,刚刚计算过。4/45=1/11,需要回报10倍,锅底已经有1倍,莫森手里只要有9倍就够了,SPR=9。2),6活路,类似两同花牌面追open ended6/45=13.3%,或者1/7.5,回报6.5倍,需要Spr=5.53),两头兆未知牌45,8/45=1/5.6,需要回报4.6倍,简化成5,SPR=4就够了。看来,professional no limit holdem一书中中建议的SPR=4是顶对或者超对拼命的门槛,只能和两头兆势均力敌。4),坚果同花兆未知牌45,9/45=1/5,需要回报4倍,SPR=3就够了。顺便说一句,坚果同花的那个A经常也是活路,敌人是非AA的超对时,你有12活路了。12活路12/45=1/3.8,就是1/4只需要回报3倍,SPR等于2就够了。看来,坚果同花兆完全可当成牌来打。5),纯粹的12个活路的坚果兆,就是坚果同花兆外加夹顺兆例如黑桃AQ在KJ2两黑桃牌面,上面已经计算过,需要SPR=2。上面的未知牌数量,是假设你精准读出了对手手里是大牌才是45张。如果没有那么精准,我们还是用47张计算。当用47做分母时,数据会有些变化,但变化很小。由于在现场,是我们用大脑估算,这小小的差别根本无关紧要。同样,在转牌追河牌的时候,未知牌数变成了46或者44,所有这些,可以粗略的归结为下面一个表格。下表只给出最常用的4个情况,即4活路的夹顺兆,6活路的同花牌面下的两头兆,8活路的彩虹牌面的两头兆,9活路的坚果同花兆。具体计算过程忽略,为了简单易记,都精确成简单数。给出的数字都是向上精确的,所以有足够富余。从翻牌打到转牌或者转牌打到河牌不同活路数所需的回报倍数(对手下注量)活路数 47/45个未知牌4(彩虹夹顺兆) 116(同花面两头兆) 78(彩虹面两头兆) 59(坚果同花兆) 4.5由于对手在翻牌的下注量不一定是一锅底,我们再用SPR反倒增添麻烦,表中给出的就是我们需要的敌人下注量的回报倍数,别忘了再加上锅底已有的钱。例如,锅底300,敌人下注50,你拿坚果夹顺兆需要回报11倍就是550,减去300,只需要250就够了.这样,在我们学习偷锅之前,玩这些逆袭牌的思路非常明确:就是靠一下翻牌,转牌到了就准备把对手的筹码全部打进去。如果转牌没到,再去看河牌需要再重新计算,价钱不合理就放手,价钱合理继续打到河牌。因为有的对手可能转牌下注很少,我们的价钱仍然合理。由此可见,无论翻牌还是转牌,敌人给我们的价钱越便宜越好。如果你的扑克室里与偶这样的对手,喜欢深筹码的时候在100的锅底下注20,而被你追上了又不知道跑路,你有福了。而这个价钱还有个最后价钱的问题。越多的人看翻牌,虽然你的回报也越高,但价钱也越不确定。Call了第一个人一个锅底的下注,后面的人可能会加注,你回头再靠,价格变了。即便在按钮,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。如果是4人锅,前两个让牌了,第三个下注锅底,你跟了后,依然无法确定后面两个会不会再加注。特别是有翻牌前的raiser在前面让牌,他check raise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。如果和对手单挑,他下注你靠,这个价格就是最后价格。上面所说的对手给我们的价格,指的都是最终价格。二,追非坚果逆袭牌通常我们打极深的筹码,才用坚果和敌人全进。多数时候,逆袭牌翻牌中的是各种各样的非坚果兆,许多时候这些逆袭情形也非常赚钱。但玩非坚果逆袭,要求你读牌精准。追成坚果你很难再输,至少不会在本条街输,除非敌人在下一条街追上。而追非坚果,可能追到了还是个死。最好的猎物是那些只玩大牌的紧手,如莫森。你确认他手里拿了一副对,那么只要追成两副对就可以把他们击毙。这些非坚果的逆袭情况包括:1,非坚果同花兆,特别是小同花顺,类似黑桃78形成的同花兆前面提到同花,说的都是坚果同花兆,没有提及小的同花兆。在确认敌人如靶子般手里拿了一副对,我们的小同花大同花并没有区别。2,一副对带同花兆类似于你玩了黑桃78,翻牌729两黑桃,这种牌说强不强,说弱不弱。读牌准确的话,还是非常赚钱的。而最有回报的情况,是你确定对手是大对,而你在转牌或者河牌中了你的8或者7,要比来黑桃隐蔽得多,也更容易得到回报。而这种逆袭牌最怕的是有两个对手。一个是坚果黑桃兆,另一个是大对子或者暗三。这局势非常不妙,如果有一个敌人是暗三,一个坚果同花兆,我们兆死。而只要单挑,这混不吝牌可以说不惧怕任何对手。3,小头顺子兆类似我们玩78,翻牌910A,这个和小同花兆非常相似。只要精准读出了敌人是AK或者AA,我们小头还是大头并没有区别的。4,一副对带夹顺类似我们黑桃78,翻牌468,我们有夹顺5,还有一个对。许多时候拿这种牌去接敌人的cbet是合理的,因为如果对手是AK我们已经领先了,如果是超对我们也有足够的活路。缺点就是你的5到了,4张牌相连,很难得到回报。5,一副对带两头兆类似我们黑桃78,翻牌568,我们两头兆4和9,还有一副对。这个比4的情况还多了4个活路,如果确认敌人是一副大对,这牌是可以血战到底的。缺点也是回报不好。6,一副对追踢脚和明三如果我们翻牌只中了一个中对或者底对,也不是完全不可以玩的,类似我们玩78,翻牌27K,如果翻牌价格便宜,我们等着转牌中那个7或者8再打击敌人,也是一种打法。但这种打法不是很提倡,因为敌人如果拿了暗三K,我们全方位兆死,是个非常危险的打法,要求读牌特别准确。而下面的翻牌可能更好些:翻牌279,翻牌前你读出敌人是比10大的超对,他不大可能中暗三9,总之采用这种打法后果自负。7,两张大牌我们手里拿了AK或者QK两个大牌,如果读牌精准,依然有利可图。我曾经打过这样一把牌,按钮翻牌前QK raise一个对手靠,翻牌出来238,敌人让牌,我下锅底,敌人不信靠,他应该是77,99,1010之类的牌。转牌Q到,他继续让牌,我让牌,河牌白板,他让牌,我全进,他痛苦靠之。我QK赢下,他99输。8,其它不一一叙述了只要读准了敌人是一副对,就什么都好办。根据价格和对手的回报情况,我们一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结论是人越少读牌越准,你越不需要坚果,赚钱的机会也越多。看来,读牌还是最重要的。有了上述武器,我们就可以做翻牌前的决策,是否玩这些逆袭牌。在有位置的情况下,如果我们只动用了1/20的筹码和对手单挑,将做成一个SPR=10左右的局面。如果敌人翻牌下注一锅底,根据前面的计算,我们4活路的夹顺兆都可以去看转牌。如果对手是个拿了顶对不撒手的家伙,我们可以追到转牌去清他。如果敌人懂得转牌或者河牌扔牌,我们将进入第五部分,利用危险牌面来偷对手。总之,无论对手是死跟的还是懂的扔牌的,似乎我们都有办法。所以,对于一般的扑克对手,动用1/20的筹码去拿78这类逆袭牌和对手周旋,是合情合理的。但如同暗三有1/8的翻牌中牌率却要回报12倍一样,我们也打出足够的富余。如果动用了自己1/30的筹码(对手比我们少的时候是他们的1/30),我们在有位置的地方玩逆袭类牌78,89,9J等,即便是不同花的,同样是有利可图的,这也是一把清掉拿一副对拼命的对手全部筹码的绝好机会。但要注意翻牌前的位置,在5/10 game 上你有300筹码,在枪口跟进10元以动用1/30是不可取的,因为这个不是最后价格,被加注的可能性太大。人们一直问得最多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,就是到底多深的筹码算深筹码啊?到底200大盲算深筹码还是300大盲,抑或是1000啊?有了上面的定量数据,就可以根据不同价格,只要自己目前是正EV,就勇敢地打到下一条街。有了定量化这个工具,再没有深筹码和浅筹码这种说法。就如同我们只需要告诉一个人的身高是1米7还是2米,再无需说他是高还是矮。浅筹码,不过是深筹码的最简单情况。如果对手的下注量非常小,浅筹码也可以当深筹码打。例如,你只有50大盲注就是100元打1-2无限,如果对手拿了AA不但不翻牌前加注,而翻牌出来后还是5元下注,准备转牌打你全进呢。那么50大盲注也可以成为深筹码。三,如何打我们自己的成牌虽然说了逆袭牌的种种好处,但我们也不能只侧重于怎么打好逆袭牌,而忽略了这些好牌类似AA,KK,AK等。尤其是深筹码时,拿到一副大对或翻牌中了类似顶对顶踢,是不是翻牌前直接扔掉?当然不会直接扔掉。有了逆袭别人的理念后,我们也能更好地打自己的这些成牌,使得我们自己被逆袭后逃生。翻牌前好起手牌的最大特点就是形成一副对,而一副对,到底是应该控制锅底,还是最大化利润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但无论怎么说,一副对在深筹码的时候都很难打,你难以确定自己的牌力在什么地方,因为别人随便中个两幅对都比你大。控制锅底和最大化利润永远是矛盾的,解决的办法是提高读牌的精度。可以说,这些大牌的盈利效率,是和你读牌准确度成正比的。假如真的有一天你读牌准确到和看见敌人的牌一样,那时无需控制锅底,领先的时候在转牌把对手打全进,落后了直接扔掉。可我们毕竟是凡人,读牌准确率远远达不到100%,只能用一些低效率的办法来解决问题。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是,任何人都打不出超越他能力之外的水平来。什么意思呢,比如这个人不具有在转牌拿着兆牌来raise all in或者check raise all in bluff(布拉夫)的能力,那么他今天不敢,明天还是不敢这样打。如果这个不具备转牌全进不拉夫能力的人转牌都不顾一切地全进了,你说他能是什么。我们干脆就认为他拿了坚果或者很好的牌,让给他就行了。而例外情况就是1),你的对手on tilt了2),对手自己以为兆牌在转牌比天还大。除了上述两种情况,我们根据牌面发展,比如我们AK,翻牌K46,转牌5到了,一个即没有tilt,又不具备拿兆牌bluff能力的选手突然发力,我们可以肯定自己凶多吉少了。而我们真正怕的选手,就是懂得平衡自己的,平衡也是我们下一部分要讲的内容。懂得平衡的选手才是最难对付的,因为他也一直在读你的牌,他会利用危险张来bluff你。例如还是上面K46的例子,转牌来了5后,他raise你全进,他手里却是57,遭遇这样的对手,扑克就不那么有利可图了。我们只要给这些懂得平衡的高手贴上标签,毕竟,每个扑克室被贴标签的人都不会很多。除了他们和其他人对打时,只要牌面危险,对手在转牌突然发强力,是时候扔掉你的一副对了,哪怕你这一副对是AA。甚至暗三,如果10活路变葫芦价钱不合理,都应该考虑扔掉。如果你的扑克室全部对手都需要贴上标签,兄弟,换个扑克室吧。最后以Howard的名言来结束这一部分:制裁追你的人的最好办法不是去打他,而是他追成了后,我们不给他钱。fold也可以成为最有力的武器。以一个例子来印证Howard这话的深刻内涵。我和本城第一女牌手Cindy打的一把牌。2/5无限,我筹码800,Cindy3000当时我在按钮拿到AK,她在枪口先raise to 15一个靠,我干到50,她靠,另一个扔,锅底120,SPR=6.5翻牌K86,两草花,她让牌,我干100她靠,转牌来了一个黑桃J,她让牌。我不想把锅弄得太大,控制一下,跟着让。河牌来红桃7,她暴起下注500。我和她有过太多的交战历史,这种超锅底下注,一般都是拿了好东西做的value bet,我相信我的顶对顶踢不好了,就把牌扔了。她亮出JJ。虽然我输了这个锅底,但这把完胜Cindy,也就是实现了Howard说的,对对手最严厉的制裁还包括fold掉你的牌。如果你觉得扔了牌能和一把清了她一样解恨,你就又向成为一个出色的职业选手迈近了一步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5,深浅筹码完美统一斯克兰斯基曾经说过一句最有用的废话,打扑克就是要让对手犯错误。颇似当年施拉普纳大爷作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对球员说的话,你要是不知道把球往哪里踢,就踢进对手的球门。可踢了这么多年,也没见国足有几次踢进对手球门去。当然不止对手会犯错,我们也会犯错。扑克不是一个比较谁正确,而是比谁犯错少的游戏。因为真正完全没错误的扑克是如下情况。真正100%正确的决策,是不但要看见对手的牌,还要准确知道翻牌,转牌和河牌将是什么。这样,我们的决策就会非常正确,但距离0错误还相去甚远。想完全不犯错,还要钻到对手的心里,知道他怎么想的,他拿了第二坚果打多少钱能打走,拿了顶对顶踢多少钱能打走等等决策。这样,当你1,看见了对手的牌。2,知道翻牌,转牌,河牌将是什么。3,钻到了对手的心理。你就可以自豪地说,从此打牌0错误,或者100%正确。虽然天方夜谭,可每个人潜意识里,其实是期望自己把牌打得100%正确。这就是为什么事后总结每一把牌,总觉得还可以打得更好。特别是看见对手的牌后,许多人会这样慨叹,哎,其实河牌我下200能把他打走,这样的总结并没有任何意义。真正现实中的打牌,看不见对手的牌,更无从知道未来的翻转河将是什么,也没孙悟空的本事钻铁扇公主的肚子里。这样扑克注定是一个充满错误的游戏。好的牌手不过比别人少犯几个错而已,距离完美十万八千里。好在扑克和赌场所有其它赌戏赚钱一样,无需100%正确。只要你比别人少犯了一些错误,就可以赚钱了。如同赌场的21点,不明真相的人以为赌场每一把都赢赌客,那是抢钱了,赌客谁还敢去啊。赌场在21点上也经常犯错,如果把每输一把算作一个错的话,那赌场在21点上至少要犯40%的错,除非每一把赌客故意把自己要牌要爆了。扑克也一样,我们必须放弃100%正确的抢钱心理,让扑克成为一个有输有赢且久赌必赢的体力活。有了上述铺垫,我们就不用再去追求终极的完美战术,而是采用一些虽然粗糙,但可以操作的技术。预测未来的翻转河,对于不会特异功能的人来说,是不可能的,我们不做考虑。而读牌和读对方心理,都会产生很大误差。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最好不用这些有误差的手段。比如,如果可能,AA最好在翻牌前全进,就把一起麻烦,一切可能带来误差的读人读牌都省略掉了。当然,不是每一把都有机会把AA翻前全进,这只是一个思路。但我们拿了好牌后,把对手的钱尽量多地翻牌前打进来,虽然效果不如AA翻前全进,但也是一种能减少误差的打法。这种打法最早由艾迪米勒提出,后来经过Howard完善。说简单了,就是如有可能,确定自己拿了好牌后,化深筹码为浅筹码,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读人和读牌带来的误差,而且有更好的EV。而把读人和读牌,放在万不得已,非读不可的时候。我最早产生写深筹码的冲动,是读完艾迪米勒的傻瓜战术后,这在论坛里已经多次提到。当时花20分钟看完这篇文章,觉得写得真好。看完了,也和所有读者所关心的一样,就是用傻瓜战术赢了钱后,变成了深筹码该怎么办?当时我也想写一篇20分钟就能读完的短文,5年过去了,我打深筹码的经验越来越多,发现远非那么简单。要说清楚深筹码,不是20分钟或者200分钟就够用的。而傻瓜战术所涉及的,只不过是最浅筹码的深筹码技术。我们传统对筹码量的理解,是筹码的绝对量。比如打1-2无限,30个大盲算浅筹码,300个大盲算深筹码等。而真正科学的筹码深度定义,应该是SPR值。我们把SPR小于3的筹码量叫做浅筹码。30个大盲同样可以深筹码,如果锅底只有2个大盲,你在打一个SPR等于15的情况。(当然多人形成的SPR值和单挑是不同的,以后可能会慢慢涉及,这个太过复杂,需要Howard的精密计算)。再来回顾一下傻瓜战术,它的几个关键点如下:一个桌子大家都很松,一个2/5 game,差不多每一把都有人raise到20或30或更多,都有几个人靠,争先恐后看翻牌。那么你上桌不用最大买进,只买比如300上桌。然后等到好牌包括大对子,两个大牌AK,QK等,去靠别人的raise或者自己率先raise到30或更多,翻牌出来,只要中了顶对,超对或者暗三就直接全进。打法简单明了。艾迪米勒在写这篇论文的时候,还没有提出SPR这个参数。例子中的SPR。如果你买300上桌,拿了AK搞到30,即便只有一个对手靠,SPR=270/60=4.5,在4左右。但这个game的特点是经常有2个以上的对手靠,假设有两个靠,这时候SPR=270/90=3,这个数字就是发生最多的情况。多数时候SPR都在3以下,典型的短筹码。另外一点就是对手翻牌前很松,如果我们只选择大对和大牌,潜台词就是我们翻牌前的range比对手好。这两点不但是傻瓜战术的精髓,也是一切短筹码战术的精髓。那就是必须找到比你range差的对手,或者说有比你更差的起手牌。写深筹码,需要写一个系列,而短筹码基本上就是上面说的道理。Howard再进一步发挥艾迪米勒的短筹码思想。不但对付疯鱼可以用傻瓜战术,而对付所有的对手都可以遵照这样的理念。只要我的range比你好,就可以通过翻牌前把SPR打到3以下,翻牌中了顶对或者超对无条件拼命。来实际应用一下Howard的战术:如果有这样一个对手,他几乎每一把牌都open raise,我们用什么办法去剥夺他的钱呢?你跟一个好手打牌,似乎还有迹可循,可以试着去读对手的牌,而对付这样一个每一把都玩的选手,读牌变得没有意义。我们如何和他们对打呢?于是有人得出结论,每一把都不看牌raise的人无敌。用上面的理念,这个问题非常容易解决。首先你的起手牌比对手强,如果对手玩每一把牌,你只需要选择大对子以及两张20点以上的大牌,翻牌前把SPR打到3以下,中了顶对超对或者更好后,无条件全进。当然这个全进也不一定非要在翻牌上就全进,可以分三条街或者两条街。但全进是铁了心的。这种战术就是剥夺这些对手的最好打法。虽然距离完美很远,但足够好了。而你想出的其它所谓更好更完美的打法,长久下来却未必比这个更有效。比如,我们拿了JQ,在Q58牌面是要和这类对手全进的,对于一个翻牌前几乎玩每一手牌的选手来说,J这么大的踢脚,不是麻烦,而是可以从Q10,Q9,Q7甚至Q2等弱牌那里得到价值。浅筹码的许多时候,只要我们确认自己领先,让敌人尽量多地把钱放进来,就是合理的。但这个所谓的领先,要靠自己的读牌来决定,误差在所难免。所以,读牌越准,打牌的效率会越高。学打牌的第一个技术一般都是关于起手牌的,几乎每一本传统的教科书都认为,只有你的range强于对手的range才能赢钱,这个结论也正确也错误,正确是因为Howard的打法已经验证了,SPR在3以下只要选择了好的起手牌,中了顶对无脑全进就行了。错误是因为当SPR很大的时候,好的起手牌可能让你的筹码全军覆没,这也正是本系列前4章的内容。所谓range好于对手,是一个比较含糊的概念,定量起来非常复杂。粗略说来,就是你经常统治对手。例如你玩的非对子的牌,最弱的是QK,而对手却经常玩QJ,10K甚至10J等。这就可以认为你的range是好于对手的。当然range好也是相对概念。如果对手松到只玩20点,比如JQ,KJ是他们必玩的最弱的牌,我们想比对手range好,最弱的牌就只能是QK,否则没有优势了。而对于那些每一把都玩的选手,我们自己也可以放宽到玩10J了。这样,只要找到比我们起手牌弱的对手,不失时机地把SPR打到3以下,中了顶对和超对就和他无脑全进,是一个非常赚钱的打法。许多人问的问题,我们扑克室的老岩石,短筹码只玩AA和KK的怎么对付,答案是无解。他们翻牌前的2张牌已经紧到了AA和KK,我们再没有更好的range来战胜它。虽然两张牌无法战胜他,但可以用5,6,7张牌来干掉他。就是打到翻牌,转牌,河牌。5张牌一出,AA就不一定再厉害了。可这个需要老岩石配合你走得足够远,也就是他要有足够深的筹码,或者说足够大的SPR,如果没有,此问题仍然无解。所以,以后不要指望去赢短筹码的岩石了。而对付深筹码的老岩石,无论他经常扔牌,还是中了顶对或者暗三就不撒手,我们都有了解法。但岩石毕竟不是猎豹,他只能死死地等着别人打他而伤自己,却不会主动出来攻击。只要躲他远远的,他更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。有三手牌可以认为好于所有对手,他们是AA,KK和AK。可以说这三手牌好于所有对手的range,只落后于只玩AA and KK的老岩石。为什么没有QQ呢?因为我们拿了AK后,对手再成AA和KK的机会减少了一半。所以,拿AK不容易撞上对手的AA和KK,和QQ比,战斗力已经提升了一倍。何况,如果对手是KK,AK打败KK的机会要比QQ大。可以说,对所有的人,AK中了顶对顶踢,是不会输给另外一副对的,只能输给2对以上这些比较难中的东西。AK最怕的情形是翻牌27K,对手手里AA或KK,或翻牌27A,对手手里AA。但这两种情形都是对手手里已经有了AA和KK,他们能在翻牌前做到全无痕迹吗?如果是紧到只玩AA和KK的老岩石,我们自然把AK翻牌前放手。否则可以认为这三种牌AA,KK,AK在翻牌中了顶对或者超对一定是好的。SPR=3的时候,如果翻牌前单挑,正好动用了你筹码的1/6,对手无法无法赢回去12倍,从侧面也验证了小对子回报12倍已经被你无情克服掉了。用傻瓜战术,随着自己的持续赢利,终于到了无论翻牌前如何努力,也无法把SPR打到3以下,甚至10以下(如果你是个倒霉孩子,持续买入持续输,就再坚持一会,继续短筹码傻瓜战术)。除非拿到AA就翻牌前全进。但一晚上甚至一礼拜也不见得能拿到AA,显然这不可取。而我们的筹码太深的话,即便拿了KK翻牌前也不敢全进了,因为撞上一次AA就是致命的。看了翻牌后,问题同样致命。如果SPR=10,就是锅底60你还余下600,同样Q86牌面,我们手持AQ,再无脑全进吗,我们撞上对手暗三,两对甚至AA,KK的对手的机会很大的。这时候你发现,短筹码用得好好的傻瓜战术,现在变得无所适从了。因为你已经进入深筹码作战,需要考虑的问题多了好多倍。包括读人,读牌,计算筹码,计算回报比等。大部分问题已经在前4章中叙述过了。所以,打牌赢利的必要条件就出来了。那就是:1,要找到比你松的浅筹码就是单挑能把SPR打到3以下。经典代表作是艾迪米勒的傻瓜战术。2,追上了能给你回报的深筹码可以参见我的深筹码1,2,3,43,容易被偷鸡的深筹码参见深筹码6以后。经常听到有牌手这样描述自己,我是玩浅筹码的,所以打不好深筹码。这是一种负责任且合乎逻辑的说法。也有的牌手有这样的说法,我是玩深筹码的,所以打不好浅筹码。那么这人多半连深筹码也不会玩,他在给自己的臭水平找借口。相当于一个声称自己是田径10项全能冠军,然后又说自己20秒跑不完100米。这样,一般说来,一个完整的Session如下。再遇到艾迪米勒所说的这类疯桌,根据br情况,你可以选择短筹码买入上桌,用傻瓜战术。但傻瓜战术只是选项之一,我们也可以买满上去,直接打深筹码。自己买满了深筹码上桌,面对疯狂的短筹码选手,依然采用傻瓜战术。而面对深筹码的疯鱼,我们翻牌前虽然也可以拿QJ这类牌主动raise,但要根据SPR和牌面的发展,打到转牌和河牌,处境不妙要知道逃生。无论多么疯的鱼,要是真敢拿出全部身家来拼命,我们最好还是给予尊重。而SPR足够大的时候,要增加逆袭牌。筹码越短,我们越应该用那些容易中的东西,比如顶对和超对。AK中顶对只需要1/3,而筹码再多,我们需要比较难中的暗三,55中暗三要1/8,而筹码再多,则需要更难中的坚果了,例如拿78去中坚果顺子,太难了。这也客观上迎合了赌博的基本理念,概率越小的事件,就应该赢回来越多的钱。只有几种牌是既能打浅筹码疯鱼,也能打名正言顺的深筹码。它们是JQ,10J也许还包括Q10,KJ等几手牌,既可以作为打疯鱼的全进牌,也可以作为逆袭牌。这是因为面对翻牌前及其松的range,我们仍然可以把JQ看做两张大牌,利用他们去中“大对子”和“大踢脚”。这些需要的前提条件当然是对手翻牌前松到玩Q8,Q7这些牌且中了顶对不撒手的情况,当然更重要的是SPR小于3。而作为逆袭我们使用的10J和JQ看中的是他们中坚果,特别是中顺子的特点。目的是清掉敌人的深筹码。当SPR大于10的时候,10J,JQ等牌的价值大增,就是因为他们的顺子特性。这些牌都是双刃剑的牌,在面对紧手短筹码,是招惹是非的牌,要坚决扔掉。而玩深筹码,又有无限的发展空间。本章的精髓就是,无论你手里有多少筹码,如果确认自己比对手的range好,尽可能把SPR打到3以下,准备着无脑全进。这样就减少了翻转河的读牌压力。而我们自己拿了AA,KK这类打牌,特别是AA,如果在枪口等前位拿到了,直接raise比如5个大盲,后面如果有一个两个人靠,正好形成一个10-20这样的SPR,就不如干脆不raise,等后面有人raise了再reraise,把SPR搞到3以下。一旦3以下了,就进入了射程,这把牌结束了,眼睛一闭,等着全进。我们把这种SPR小于3就无脑全进的打法简称小三无脑法。用小三无脑法玩KK,最重要的是探听出敌人有没有翻牌前藏起来AA,只要没有撞到AA,你的KK在翻牌无A,即自己还是超对的情况下再无脑全进,就一定是正EV的。我们却经常见到人们在SPR是5,10,甚至20的时候,仍然有人拿KK作为超对无脑全进,和SPR等于3相比,那是天壤之别的。而对于深筹码来说,你的对手一般也不敢把AA藏起来。一次次惨痛的经验告诉他们,AA深筹码不能慢打。这样好手和差手一般都不会藏AA,差手拿了AA那种激动心情你早看出来了,当然别看错了,他可能是QQ。只有那些对扑克一知半解,一瓶不满半瓶摇晃的,才可能在翻牌前慢玩AA。同样,小三无脑法玩QQ只要鉴别出了对手没有藏起来AA和KK,也可以通过SPR小于3而无脑全进。但可操作性越来越差,因为QQ只有一半的时间会是超对,而又要防着AA又要防着KK,失误会越来越多。遇到这情形,QQ已经不如AK好打了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6,value bet和bluff的平衡简单总结一下前面五部分的内容。如果我们确认自己的起手牌比对手好,第一战术选项就是把SPR翻牌前打到3以下,中了顶对后无脑全进。如果对手很紧,至少我们AA可以这样打。对于多数比较紧的玩家,AA,KK和AK这样打多数时候是不可战胜的。我们还把这类打法叫做小三无脑法。在SPR大于4的时候,小三无脑法的作用降低,而逆袭牌的作用增大,我们可以通过逆袭牌去逆转对手,从而清空对手的全部。而SPR在4和10之间,清对手的最佳武器是暗三。SPR大于10以后,坚果,特别是顺子坚果成了最主要的清掉对手的武器。虽然写得天花乱坠,但实际上遇到最大的问题是,并不是每一次我们真的中了坚果,都能得到预期的回报。不但不能每一次,甚至大量的时间内我们都得不到回报。我们苦心经营了一个坚果,最后河牌重注敌人却跑了。特别是,假如你只拿了坚果,才在河牌重注甚至全进,被爱观察的对手琢磨清楚了以后,只要你重注,牌面又比较危险,人家就扔掉。如果我们的坚果经常得不到回报,那么再去玩这些逆袭牌,就成了最大的负EV牌。果真如此的话,逆袭牌就只适用于那些中了东西就舍不得撒手的鱼了。而实际上,这样的鱼并不是很多,一个好的战术,要能适用所有的对手。既然多数时候无法得到回报,我们何不利用危险牌面去偷,这就是这一章要讲的,价值注value bet和偷鸡注 bluff的平衡,或者说混合运用。例如我们手里78,翻牌46,我们追的是5,可转牌来了3,如果我们手里是57,现在成了坚果。而78,57都在我们的range内,如果对手清楚这一点,这个3其实比真正的5更能让对手相信,你玩两头顺子兆在转牌中了。这个例子就是偷鸡最主要的精髓,利用危险牌,或者叫做自己假装什么牌去偷。那就是,无论我们中了3,8还是5,我们下同样的注,无论敌人扔牌还是跟牌,都有一定比例的错误。偷鸡英文叫做bluff,分为纯偷鸡(pure bluff)和半偷鸡(semi bluff),我们的偷鸡以半偷为主,偶尔需要也许有纯偷鸡,但一般是以半偷为主。但组合的两条街连续的偷,第二次很可能就是纯的。但我们不提倡,也没那能力提倡从开始就纯粹的偷鸡,类似76在AKQ牌面上进行的偷鸡,这样的偷鸡还是给汤姆德旺(Tom Dwan)那样的天才去做吧。偷鸡是扑克中最高难,最高级的也最登峰造极技术,很难通过一两篇文章或者一两本书说清楚。而我们见到的最牛逼牌手菲儿艾薇(Phil Ivey)汤姆德旺(Tom Dwan)等,都是靠着惨绝人寰的偷鸡而成名的。本文只能在牌理上来大概介绍偷鸡,而且主要介绍半偷鸡。而真正的高级偷鸡,是通过现场马脚,对话,捕捉别人表情的细微变化,这个又是另外的学问了。对别人心理了解到了一定深度,真可以说钻到对手心理去了。可惜的是,我们常人多做不到这一点,只能在牌理和逻辑上做一些最简单诚实的,最低技术含量的偷鸡。本章所要讲的,是脱离马脚的偷鸡。而如果你对于马脚有兴趣,那又是一门新的学科,而好多这方面的能力,都来自天赋。许多依赖马脚做出的偷鸡,违背牌理,我们无需用牌理去解释。总之,只要对手扔,你就能赢。一,平衡价值下注(value bet)和不拉夫(bluff)平衡的概念的引入。平衡就是把真牌和假牌混杂在一起。关于什么叫bluff,并没有统一的定论。大家公认的是在你领先,对手落后的情况下所做的bet,叫做value bet。你可以100%肯定自己是value bet的情况指你拿了nut去bet这一情况,这时候,你唯独怕的是别人扔牌。大家公认的不拉夫是在你落后,对手领先,但对手又不是nut的情况,你希望打走对手所做的bet。bluff一定是主动做出来的,那些不知道深浅无意中打走别人不能叫bluff。而最简单的入门布拉夫,是翻牌的cbet,特别是翻牌后单挑的cbet。例如翻牌前你raise with AQ 翻牌K25,对手让牌,你上去就下注一锅底,对手扔牌。这是最容易,技术含量最低的不拉夫。越到后面的街道,锅底越大,信息越多不拉夫的难度也越大,对人的读牌,心理和资金的考验也越严峻。虽然这是最简单的布拉夫,但成功率也不是很高,许多时候无法得手,又进入了转牌的战斗。所以,翻牌后单挑,其实也是最难打的情况,许多时候脱离了牌理,完全是斗智斗勇。如果经常和比你水平高的对手翻牌后单挑,可不是什么好牌局。而一个比较赚钱的游戏,应该是翻牌后有2个以上对手,大家互相牵制,谁也不敢撒谎,这时候,更靠牌的实力说话,位置的作用变得突出。由于第三个对手的存在,你和比你强的对手的差距也被缩小。初学者问得最多,也最难回答的问题是,我拿AK翻牌前raise了,翻牌258彩虹,对手让,我cbet pot对手靠,转牌来了10,我该怎么办。这个所谓最简单的问题,也是最难的问题。根本就是无法回答的。你对对手了解多少,你准备了多少钱继续打转牌和河牌。如果这些计划没有做好,干脆转牌就放手好了。二,对手的阈值在哪里每个牌手都会遇到这样的尴尬,同样的对手,同样的牌型,同样的board,自己真拿了好东西,一下注却把敌人打跑了。而拿了假东西去偷,敌人却靠了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敌人有一个在特定牌型下接受你多大下注量的心理价钱,这个价钱叫做阈值。例如,到转牌牌面如下,K25J,锅底300,你们手里还余下1200,对手拿了QK,为了控制锅底,他转牌让牌,到你。你的对手自己心里清楚地知道,如果转牌你下注超过250,他就扔牌,但这个阈值我们并不知道。如果我们手里拿了真暗三,很可能下注超过250把对手打跑了。而我们装暗三,有又可能因为低于250而被敌人靠了。由于我们无法清楚地知道敌人的阈值,就造成了无论我们拿了真暗三想获取价值还是不拉夫把对手打走,都会经常犯错,让我们破绽百出,捉襟见肘。而布拉夫的真正难点也恰恰在这里。假如我们真的钻到对手心理搞清了他们的阈值,可以说我们的布拉夫成功率会大大增加。这个阈值非常难得到,因为你的对手不可能告诉你。况且他自己也未必很清楚,这个值受他的心情,牌桌气氛,周围对手的目光等等因素影响。不同时间不同状况下都是不相同的。对于无限德州来说,很大程度上就是个下注量的问题。如果我们在希望对手靠的时候下注比他的阈值少1元,希望他扔的时候下注比他的阈值多1元,我们几乎就打出了完美扑克。可实际情况远没有这么简单。既然阈值那么难于把握,我们还是干脆别死乞白赖去探测别人的阈值了,而去另辟新径。平衡就是我们这条呼之欲出的,可以把握的不拉夫战术。三,平衡在实战中的应用实战中,我们根本就不管敌人的阈值在哪里,而是拿了坚果怎么打,不拉夫就怎么打。真正的不拉夫,是利用危险张,给那些阅读你牌的对手做的。还是以最简单的cbet为例,如果面对一群懂得观察的对手,你的下注量总是恒定的,比如雷打不动的锅底量下注,不管自己中了与否。不但翻牌这样,后面所有的街道,无论真假,我们都遵循着同样的下注风格。例如:还是上面提到的78,翻牌46K彩虹。翻牌前锅底100,翻牌他下100你靠,现在锅底300了。打转牌你还余下1200的筹码。我们提前假定好,对某对手,要给他多大比例的不拉夫。比如,对于对手约瑟夫,你感觉1/3的不拉夫对他非常合适,逼迫他必须全部靠你的重注才能不经常被你不拉夫。可这个2/3如何做呢。我们凭感觉,必然受到情绪的影响,使得数值偏离2/3,我一般用这样的办法来设计一个1/3的布拉夫。我们选择有危险张的时候来不拉夫。这些危险张包括2,3,5,8共16个,在转牌出来之前,我们假想转牌出来比如黑桃3和红桃8这2张牌作为不拉夫张。这样确保我们在转牌不拉夫的比例是绝对的随机的1/3,这样共有6个牌让我们下注,他们是4个5和黑桃3加红桃8,只要这6个牌到了,我们就当坚果处理,该怎么打怎么打。这样就完全杜绝了情绪的影响。虽然对约瑟夫我们用1/3的不拉夫,但对于一个喜欢靠的选手老王,我们可能选择1/8甚至0不拉夫。而对于从来都是拿坚果才接全进的兰尼来说,我们的不拉夫可能超过90%,这个已经无法用虚拟活路了,基本上有位置每一次都不拉夫她就是了。不同的人,给予的布拉夫比例是不同的。这个不拉夫比例是很有关键的数字,靠你长期积累的经验得来。我们来看转牌这个假想活路8很有意思,它帮我们中了一副对。如果确认对手手里是大一副大对,河牌又来了8或7,我们还是可以请对手全进,至少来一重注,这也算一种准不拉夫。平衡还可以增加到翻牌前。如果我们翻牌前只拿AA等大牌去3bet,我们的牌就会变得太过易读,这是深筹码的大忌。我们要在翻牌前3bet的成员里混入小对子和逆袭牌,这样,尽管我们在翻牌前3bet过,依然可能亮出78去清理对手。这样做的缺点是翻牌前损失大。毕竟逆袭牌击中翻牌的能力不如好牌。但是为了对付好手,代价是必要的。这样,我们等于把不拉夫推到了翻牌前。例如你按钮拿78,枪口有人加注到3bb,两个靠,我们一如打AA一样干到15bb,大家直接扔了,你赢了死钱。如果有深筹码靠了,我们再去打翻转河,我们的牌更加隐蔽了。我们的危险张也更多,翻牌出K出A都是我们欢迎的。总之平衡的总原则,就是把你手里的两张牌,模拟成2种或以上,但没一条街都别让人看出破绽。不拉夫的目的,既是为了拿下锅底,直接赢钱。也是为了被人抓住,因为他不相信你,后面你有了真东西好继续跟你。所以,不用特别在乎不拉夫是否成功。如果敌人扔牌,我们也快速扔牌。万一被敌人抓住了,就大大方方亮出来,为后面中真东西清理对手增加了可能。所以,再做不拉夫的时候无需患得患失,因为你未必不是希望对手靠你的。最后,简单说一下位置的作用。位置已经被说得太滥了,各种教材肆意夸大位置的作用。经常见到学打牌不到1小时的,也口口声声,我有位置,所以我该打得松。这种一知半解是非常有害的。还是上面说的短筹码傻瓜战术,筹码足够短,起手牌足够好后,似乎中了东西就拼命,无论自己在先还是在后。我不会因为你先全进就扔牌,也不会因为自己没位置全进怕把你打走。反正我铁了心全进了,对手也铁了心靠。所以,位置的作用被严重削弱。这可以参见Howard给的位置作用的量化。链接这里量化位置的优势 智游城我们拿了逆袭牌反败为胜后,最希望的是对手能靠我们。如果我们没位置先全进,可能打跑对手,而我们让牌,对手也许跟着让牌。仿佛怎么着都不对。如果换一下位置,我们在后面,对手让牌了,我们下注,对手下注了,我们加注,怎么样都掌握着主动权。这时候位置最重要的作用也出来了,就是逆袭成功后,不让对手跑了。是为了获取价值,而不是为了偷鸡。再比如,翻牌Q910,你手持AQ正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,前面两个深筹码一个全进一个靠,那你可以一分钱不花地把你的AQ扔掉了。位置第二重要的作用也出来了,前面示强,你可以便宜跑掉。但许多人对位置作用的误解是。翻牌后单挑,对手让牌,你就下注,试图拿下锅底。可经常是不但没拿下,还被人家check raise了。许多人开始骂,这位置还有什么用。其实,翻牌后单挑,完全是两个人尔虞我诈,别轻易相信对手的示弱。在按钮或者后位下注,是遭受对手check raise最多的。因为人们都知道,按钮的下注不可信的。按钮出手偷锅的成功率可能是所有位置最低的,除非你的对手全是那些永远不撒谎的老太太。但多人锅由位置所得来的信息更准确可靠一些,因为多人锅大家相互牵制,谁没有东西也不敢贸然出击,有了东西不敢慢打。我的经验就是这样,如果翻牌就单挑,我下注一般会被别人接招。而多人锅,在按钮让牌到我,下注很多时候能拿下。可见,多人锅位置的意义更大。综上,对于那些不会闭着眼睛和你全进的好手,我们适当混入一些假的坚果来平衡我们的打法,是重要的赚钱手段。至于以多大的比例去偷,主要看你和对手的交锋历史。对付不同的人,布拉夫量是不同的。而一旦我们觉得对手可以被布拉夫,我们翻牌前玩78也无需30倍的回报了。一旦我们经常偷,就相当于我们的回报机会增加了。平衡最怕的是遇到好手,他们通过各种手段,更准确地抓都你的偷鸡,当你真拿了好东西,他们能更准确地扔掉。这样的对手是我们的噩梦,还是换一桌子好了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7,实战实例一用了6章的篇幅,写了深筹码的基本理念。下面的例子,都是我在实战中遇到的,然后马上通过录音录下来,可以算第一手资料了。我积攒了20多个例子,也很难分清哪个例子是针对哪个部分的,有些例子甚至可能是针对浅筹码的。总之,这些例子就是综合运用深浅筹码的知识,把自己所学在实战中来个总的检验。这些实战例子,虽然许多给出了我的打法,但不是标准答案,在扑克中没有什么战术是标准答案,重要的是探讨理念和思路,更不要根据结果来校正过程,在牌局讨论中,结果是最不重要的。例一1/2无限,筹码800,全桌筹码普遍偏深,我在cutoff,大家一路limp到我,raise to 15元,前面一个靠,单挑,锅底35元,对手筹码450。先说一下翻牌前的思路。桌子的情况是,每个人都偏紧,一般溜进的,都没什么强牌。这个翻牌前的raise主要是为了拿下死钱。即使拿不下,自己有位置,桌子上有几个深筹码,翻牌出来,还是有很多操作空间。翻牌58K彩虹,对手率先下注15元,到我。我翻牌中了坚果夹顺爪以及翻牌前raiser的头衔,最主要的是,对手还余下420的筹码。如果我靠了对手的15,期望转牌出6,我需要10倍左右的回报150元,对手手里余下400多,当然足够。但是,还有没有更好的打法呢。锅底35,对手的下注这么小这么弱,也不见得有什么东西。更多的像试探,所以我选择了raise to 50,好处如下:1,对手可能直接扔了。毕竟我是翻牌前的raiser,拿AK的可能性不小。还有深筹码,对手不得不考虑转牌和河牌该如何,明智的选择是弱牌不要深陷。2,如果对手靠了,说明对手牌不弱。如果对手靠了,我们就建立了一个135的锅底,这时候如果转牌来了6,为拿下对手的全部筹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当然,最怕的是对手翻牌check raise,逼迫我们扔牌。但这样的情形并不多。实战中,对手直接扔掉了。我通过一个夹顺兆拿下了这一锅。总结,这就是最基本的平衡。自己示强的时候,可以是强成牌,也可能是兆牌,甚至弱兆牌。只要有弃牌率,我们的弱兆牌可以打得凶一点。例二1/2无限,筹码1000,枪口加2方片89,先limp in,枪口+3 raise to 15,按钮500深筹码靠,小盲靠,回来我靠,锅底60翻牌前的思路,由于按钮的500深筹码进锅,才使得方片89变得可玩。普通89我们预期回报30倍,那么他的500筹码足够了。何况,同花89更增加了一些价值,回报可以比30倍略小。翻牌A45,45方片。小盲让牌,我让,翻牌前的raiser往60的锅里下注20,按钮靠,小盲靠,到我。这里有好多选择,由于20这个下注比较弱,在这里直接raise也许能直接拿下,但面对对手太多,许多信息太不明确,不如靠20,再看转牌的反应。面对3个对手,最担心的是这里面有另外一个追方片的,只要有,一般都比我们的89大,可以说,如果有大同花裹在这三人里面,我们接近兆死了。但毕竟20便宜,值得一靠。更重要的,转牌真的来了方片,看到情况不妙,我们要考虑放手。 实战中,靠20,锅底140。转牌黑桃7,可能的顺子成了。小盲让牌,我让,翻牌前的raiser让,按钮向140的锅底下了80.翻牌前的raiser让牌,是个非常好的信号,等于宣告放手了。要么他是完全没中东西,要么手里的对子怕了翻牌这个A了,他扔牌的可能性很大。小盲再把牌扔了,这更是个好消息。面对的对手越少,我们的小同花兆生机越大。翻牌前的raiser也一如我预期的扔牌,和这个按钮的深筹码,单挑。通过他转牌的情况看,他应该成牌居多,我遭遇大方片兆死的可能性大大降低。而且根据回报,同花兆需要1赔4,我投资80赢320,现在锅底已经140+80=220了,河牌到了,只需再多赢100就完成任务了。但打牌是追求最大化EV,等到了再根据对手来决定河牌下注量,底线是,河牌方片到了我下100他肯定会靠。另外的心理准备是,如果河牌我下100,他把余下 300多全进,我们还是需要扔牌的。这把牌讲到这里可以结束了。至于河牌出方片与否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。实战中,方片到了,我上120,他靠了,有惊无险赢了这锅。题外话一点, 河牌没到方片,我们是否出来偷呢。不太提倡,既然你觉得他转牌的下注像成牌了,河牌打走他的可能性并不大。例三2/5筹码1500,后半夜,5人桌,起手牌比较松。来了一个1/2的对手,绝对的疯子,他的筹码700这把他按钮我小盲,88翻牌前干到25,疯子靠。锅底60,翻牌95K,我率先下注40,对手靠,转牌再来K,我让牌,对手下注80,我干到240,他余下550全进,我只好扔牌。对手亮34.虽然这把他得手了,但这种完全不读牌的无畏偷锅并不可取。因为遭遇我AK的可能性太大。当然,没过一会我就清了这个孩子。他是那种完全的没有读牌的凶猛,非常有迹可循,几乎每一把都这样来。但过后再遇到他,他一定显摆一下他如何偷我,而他被清的事实却只字不提。例四 对手介绍,千年老岩石,扔不掉自己的超对,除非牌面有明显的三同花或者4连张。一般此老岩石赢了就跑,很难有机会和他过招深筹码。但今天,他没来得及走就把自己的筹码打到500个大盲了。1/2无限,老岩石筹码1500,我1800,按钮拿到方片78,老岩石枪口limp,一群人靠,我按钮干到15,回到老岩石干到60,全弃牌到我,靠60,锅底130.老岩石能在枪口limp in reraise,起手牌range变得非常狭窄,基本就是AA,KK,QQ,连AK和JJ他都不会这样打,加之他又是拿了超对舍不得撒手的,如果我们中了顺子,明三,两对,对手都跑不掉。翻牌279,SPR在12左右,属于AA不喜欢的数值.两个黑桃。岩石率先干出来85,更加肯定对手是超对。我跟85,目的:转牌来了7或者8,把岩石一网打尽;出黑桃,偷之。转牌黑桃3,对手痛苦让牌,我下注200,对手痛苦靠之。那对手应该是AA带黑桃A,河牌再来一个红桃3,对手让牌。下注400,对手出离愤怒扔掉两个黑色的AA。以上提供的只是个思路,具体该下多大的注来偷,读者需针对对手,自行掌握。例五2/5,筹码800,按钮拿了AA,raise到30,玛丽筹码900,靠,锅底60,SPR=13左右。翻牌223,玛丽让牌,我上60,玛丽靠。转牌7,牌面还是彩虹,玛丽继续让牌,我上100,她全进。我靠,最后玛丽亮出72,及其窝囊而屈辱地输掉了这锅.这牌打得很臭,但给我们的启发是,SPR=13是AA最不愿意面对的数值,不能轻易拼命,特别是牌面有对子的情况下。把自己余下的13倍锅底的筹码量全部打进去,对职业选手来说属于重大事故。翻牌前如果无法把SPR打到3以下,尽量避开13,可以让其大于20,准备打一个小锅底。如果实在没办法,SPR正好13那里,遭遇强烈action 要根据牌面和对手准备弃牌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8,实战实例二例6这是我在Aria 打的一把2/5无限,可能是我一生打的最臭的一把。从那把以后,突然开窍,写新深筹码的好多灵感都是由这把牌而来。当时我筹码1500,在枪口+1拿了JJ,枪口靠,我靠,计划等着后面有人raise再回头reraise哪知道无人加注,6人看翻牌,锅底30元。翻牌J48,彩虹,我一看,这是梦寐以求的顶暗三啊,等了多少天了你可来啦,那我还不慢玩。于是让牌,哪知道大家都让,免费看转牌,转牌10,仍然彩虹。不能再等,于是下注30,在转牌锅底下注已经算重注了,哪知道按钮的一个年轻的来自洛杉矶的小职业靠。河牌来了一个5.再不能错过任何机会了,于是我下注100,小职业想了想,干到250,收拾你的机会到了,我大喊all in小职业靠fast and showed 67.他筹码比我多,这一把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清了。过后我开始反省,无论你的成牌多么强,只要给了对手合理的价钱,人家可以通过反败为胜把你干掉。当时我总结给自己的教训如下:如果自己拿了坚果1,要么在自己依然坚果的时候,让对手付出足够多的钱。也就是给对手不合理的追牌价钱。2,如果错过了让对手付钱的机会,河牌人家发威,要扔牌。从这把牌后,我彻底改变了深筹码的打法。新深筹码的思路也是从这把以后开始形成。例71/2 no limit,当时筹码350,按钮拿了黑桃810,有人struddle 3个靠到我,我也靠,锅底25.进锅的人包括小盲,大盲,枪口,Andrew深筹码和我。350在1/2里,不算太深的筹码,但也不算浅。位置好,5元进锅也算便宜,对手都比较弱,所以这牌去看翻牌是值得的。翻牌Q93,黑桃9,翻牌大家都让牌,我也让。这牌我也可以选择下注,但面对这么多对手,牌面也还算湿润,所以拿下锅底的机会并不大。另外自己下注被人check raise无端增加了自己的成本。当然,不是说这里下注就完全不好,根据对对手的了解,有时候是可以选择下注的。至少,拿不下把锅底弄大了,为了自己中牌后清对手做好铺垫。锅底仍然25,转牌来了黑桃7,现在我变成黑桃兆加上卡顺,有12个活路。前面小盲率先站出来下注25,大盲靠,枪口靠,深筹码Andrew也靠。由于有深筹码靠,我靠这25是一定的了。但raise是不是好选择呢。不好,我这牌看似很强,但其实可能很弱。这么多人,里面有大黑桃兆的可能很大。所以,最好别惹是生非,把锅底弄大。如果有大黑桃兆和一个类似AQ的成牌和我在转牌全进的话,我近乎兆死。现在不如低调地靠,河牌再根据情况决定取舍。当然最希望来的牌是个非黑桃的J,我第二坚果顺子,赢下的希望很大。河牌来了一个黑桃3,现在牌面3黑桃,还有公对,局面非常复杂而且不容乐观。但我有位置,大家让牌到我,我下注100,我们中间的人扔牌Andrew给我干到300,到我,我们单挑。我思考的时候,他说你有Q吗?Q打不过我。又问你有3吗?3也打不过我。但他唯独不提我有黑桃吗?当然更不提我有葫芦吗?根据我的经验,他这样的废话,避开黑桃不谈,应该他手里就是坚果黑桃。于是我把10 高黑桃扔了。然后他亮出黑桃A7.在河牌被check raise一般的牌都应该扔掉。很少有人做这样的偷鸡的。同时,我觉得他自作聪明的对话其实给了我许多帮助。所以,牌桌上尽量少废话。但河牌跟着让牌是不是一个好的选项呢。希望大家讨论。例81/2无限,筹码450,在按钮拿了红桃K5,闲来无事跟进2元,锅底10元,翻牌9JQ三个红桃,大家都让牌到我,下注10元,三个靠锅底50元,转牌梅花3,再让牌到我,我下注65,小盲check raise我到165,另外两个扔,到我。这个对手的筹码比我多,是个韩国大学生模样的。韩国人给人的总体印象是打牌比较松浪,但这个孩子过去没有交手经历,但看样子不像那种乱来的。更重要的是,红桃J和Q都在翻牌上。如果他有比我弱的红桃,只能是10高的,何况红桃9还在翻牌上,那么他可能输给我的最强牌就是红桃810了,可810红桃却是同花顺,那我能战胜的最强红桃牌就只有红桃710了。这么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学生,会拿一个10高的同花在转牌做check raise吗,这一动作等于宣誓着自己全进了,这么强的action,我还是知难而退吧。于是我把第二坚果同花给扔了。例9和本城第一女牌手辛迪打的一把牌。对手介绍,辛迪是否是全城最好的牌手,目前尚有争议。但一定是最好的女牌手,没有之一。她曾经在拉斯维加斯拿过女子 tournament的冠军,还有一次第7名。她在卡城,只玩2/5,从来不玩1/2,从这一点看,就肯定她在2/5上是个不错的赢家。2/5 无限,我在cutoff,筹码1000,拿了红桃AQ,前面枪口有人率先raise到20,两个靠,到我干到100,辛迪在大盲靠了100,另外两个扔牌,我们两个单挑,锅底260元。翻牌A46,两个黑桃,辛迪让牌,我下注100,辛迪check raise我到300,我傻乎乎地靠。转牌黑桃3,辛迪下注600,正好打我全进。我想了一会靠了,靠完后,辛迪就说,我们对分,并亮出了AK。其实这把牌的真正主角是辛迪,不是我。她为什么敢拿一副对打得这样凶,这样准确无误地value我,就是我的牌被她读得准准的。因为我翻牌前干到了100,所以我手里不会有66,不会有44,更不会有64.我拿AA的可能倒是有一点,但是太微乎其微。至于到了转牌,虽然三同花到了,但她知道,三同花和我毫无关系,丝毫没有减缓她value的步伐。不亏为卡城第一女牌手,读牌如此之准,如同钻入了我的腹中,佩服佩服。例10这把牌我没有参与,完全是旁观两个对手介绍Jody,也是本城的一个职业牌手,更多的不用说了。威廉姆斯是个玩牌九出身的选手。但是最近观察,他并不怎么胡来,尽管在牌九桌上挥金如土。他们两个的筹码分别是,威廉姆斯1500,Jody 435左右。1/2无限,枪口straddle,威廉姆斯在大盲,Jody在按钮。我在新枪口拿不同花KJ溜进5元,筹码500,很多人看翻牌,锅底30元。翻牌10J6两个黑桃,大家都让牌过去。转牌来一个6,我想冒充6偷锅下注30元,威廉姆斯在大盲靠30元,回到Jody,加注到80,我自然就扔了,威廉姆斯犹豫了一会,干到280,Jody还余下350,思考了很久,喊全进,还把威廉姆斯吓了一跳,说,就算你有四条6我也靠了。威廉姆斯亮出JJ,Jody手持86真正关键的是Jody事后的演讲。意思是说威廉姆斯你会不会打牌,在有J10和两黑桃的牌面上你慢玩你的暗三,转牌虽然你成了坚不可摧的葫芦,难道你不怕失去价值下注。他说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,他才不相信威廉姆斯有葫芦。其实,JODY的水平还是有待提高,特别是打这种鱼的水平。卡尔加里的鱼,一个很大的特点,就是特别喜欢慢玩。简直慢玩得可笑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许多人拿了一副对,比如手里两个黑色的A,在910Q两红桃牌面上,还等着到转牌去check raise对手呢。Jody一定没有想到,威廉姆斯这样的鱼根本没做他那么多逻辑分析,他见到暗三的第一个本能反应就是慢玩,他才不管牌面有无10J有无两个黑桃呢。当然威廉姆斯幸运地又在转成了葫芦,这样就把一个职业好手玩得和鱼一样了。鱼和渔夫,不过是一念之间。例111/2无限,筹码2000,枪口加2拿了两个黑A,open raise to 20,3个靠,锅底80.三个对手的筹码分别是小盲400,枪口加2,就是我左边的筹码100,按钮筹码150。我对他们的SPR分别是5,1和1.5左右。对于一般的翻牌牌面,我非常乐于和这两个小SPR的对手全进,而对于余下400的那个选手,我对他的SPR是5,没有进入射程,不能轻易和他打全进。如果我翻牌前干到30,就可以让SPR进入我的合理射程。但是在枪口加1这么靠前的地方,面对那么多对手,你很难知道谁会靠,所以也无从设计。只好最后通过SPR再做调整。翻牌黑桃386,对我来说属于梦幻翻牌。见到这样的翻牌,别说那个SPR=5的可以打全进,即便SPR=7,全打进去也没问题。小盲让牌,这很可能已经宣布他放手了。因为面对3个对手,他中了好东西,是会率先出手的。既然没出手,暂时可以认为他投降了。到我这里,我是无条件和这两个短筹码干全进的,但这并不是说我一定要在翻牌直接全进。原则是,第一,不会被他们打走,第二,要把他们的筹码全打进来。一切的move都围着这两个指挥棒转。我回头看看枪口加2,他是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,你一让牌他就觉得你没东西,经常出手偷鸡的主。于是我让牌,果然,他下注50,另一个靠,回到小盲扔牌。到这时候,再没什么好说的,我全进,其余两个对手都已经粘锅,无悬念全跟。本局结束。假如这牌翻牌不是三个黑桃,而小盲A又翻牌率先发难,就要非常小心。例121/2无限,筹码1000,我在按钮拿了拿了梅花Q5。本来我不在按钮straddle,但桌上几乎每个人都按钮straddle我不好意思,也straddle 了。小盲先说话,靠5元,大盲,筹码2000,是个很松很浪的选手,搞到15,后面有人靠,到我,想面对一个深筹码,有位置还是可以一靠的。特别是,看小盲的样子,也不大可能再往上raise了,再加10元基本能确保看到翻牌,于是我靠15,小盲靠,4人看翻牌,锅底60。翻牌出来Q83,三红桃,小盲让牌,大盲下注20,另一个扔,到我。锅底60下注20,这是一个很弱的下注,我应该加注,看能不能打走他,直接拿锅,于是我干到75,小盲扔,这家伙靠,我们两单挑。锅底230。转牌梅花6,他让牌。如果他有了坚果同花或者暗三等,要么在转牌会率先出击,要么会check raise the turn,如果现在我下注,主要目的为了把比我踢脚大的Q打走,当然如果真遭遇了check raise干脆扔给他。于是我下注100,他还是靠。我基本肯定了他没有强牌。我还不十分肯定他的Q是否被打走啦,但如果他有Q,一般河牌应该不会发疯。转牌的100下注有些偏小,其实是给自己留了后路。也就是在1/2上,再到高一点的级别,别人看出我的下注量偏小,有可能在转牌check raise bluff我,当然,1/2上的选手水平没那么高。河牌来了个黑桃2,他想都不想干出来300.一切如我所料,如果他拿了坚果,即使他不在转牌check raise我,至少,他河牌要仔细想想下多大注我会靠,下多大我会跑,这么不假思索地干上300,破绽露出来了。而如果他拿了AQ等,他应该希望便宜亮牌,更何况他也会担心我有同花,绝对不敢冒冒失失干300出来。于是我靠。他亮出一个红桃A,扔了牌。后来Howard给这个对手的偷鸡取了个名字,叫做dry deuce bluff ,就是河牌谁都没帮,对手出来一个大注冒充坚果。而这局面的坚果一定是在转牌就成了的,而转牌对手只是check call,这样一般比较可疑。除非对手是完全不会玩的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9,综述首先再来回顾一下小三法。小三法需要满足的两个条件是:1,起手牌range比对手好。2,把SPR打到3左右。只要满足了这样两个条件,中了顶对或者超对就拼命就是一种无敌战术。到了这里,似乎小三法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了。可当筹码深了以后,你会发现,小三法的两个条件很难再满足。当浅筹码的时候,对手们都倾向于起手牌松,这符合人的本性。钱少吗,输得起,干吗费那么大劲等好牌啊。由于对手的这种心理,我们很容易找到起手牌松的对手,也就是我们有更多的比对手range好的牌可以使用。同时,浅筹码也很容易把SPR做到我们预期的数值。例如在1/2无限中,200以下可以算作短筹码,也就是100个大盲。当然任何级别的无限游戏都可以认为100以下大盲为短筹码。只要动用了200筹码的1/7,就是25元左右,就可以达到我们预期的SPR值,而25这样的数值,对手靠起来也算轻松,可以说,有100大盲的时候,用小三法要比500大盲时容易得多。当你真的有了500大盲,或者说1/2无限上有了1000的筹码,你会发现,小三法的这两个条件都很难达成。深筹码时确定我的range是否比对手好,要比浅筹码复杂得多。浅筹码时输得起,很多人会毫无顾虑地拿JQ类的麻烦牌跟你纠缠,靠你的翻牌前raise。可是一旦筹码深起来,当你拿KK加注到很大,拿1/2无限来说,我们有1000筹码,翻牌前干到150,SPR一如我们设计的打到了3,另外一个对手靠了,这时候我们就没有短筹码时候那样放心,因为raise这么多对手都靠了,他手里有AA的可能性一定不小。因为筹码深使得人们把牌打得更谨慎,更狡猾,更隐蔽。如果对手手里藏了比我们range好的牌,我们依然去用小三法,将是灾难。所以,深筹码确定翻牌前range比对手好还是差,要比浅筹码难太多。但至少,我们拿AA可以用小三法,没有什么牌比AA翻牌前好的。同时,深筹码把SPR打到3也很难。刚才为了举例子,说raise到150,可实际上,对于1/2这样的游戏来说,盲注2元,你凌空加到150,太离奇了。所以,想把1000打成SPR等于3,需要翻牌前的raise and reraise,这可不是每一次都有机会的。所以,虽然小三法对深筹码也管用,但是太难操作。对于真正的深筹码,我们还是更喜欢用逆袭牌。当深筹码时,我们拿了QK类的大牌,实在无法判定自己的range比对手好还是差,可以利用控制锅底的办法来打出一个小锅。例如QK,翻牌前锅底100元,翻牌58K,你可以大概让自己打进去300到400元,也就是SPR在3-4之间。如果严重超过了这个值,我们凶多吉少。当然,对于有特别阅读的对手,或者有非常明显tell的对手,我们无需过分控制锅底,不怕打出大锅来。有了这些总体思想的武装,我们准备携带筹码上桌。根据自己的资金情况,想打深筹码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短筹码上桌,慢慢赢到深筹码。另一种是直接深筹码买入。以卡尔加里的1/2为例,即便买满,上限是500,许多时候仍然无法覆盖全桌,因为桌子上的筹码是参差不齐的。另外即便你自己的筹码深,总会遇到短筹码,因此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深浅通吃。如果你是深筹码水平足够高,要打长session,尽量让自己覆盖全桌。在做决定时只需要数别人的筹码,那是扑克的最高境界。再顺便提一下有效筹码的概念,就是你和对手的筹码,少的那个才算有效的,你有1万,对手1千,相当于你们各有1千。上了桌后,就要寻找各种各样的鱼,同时给他们量身定做适合的战术。上桌第一件事,是找那些打得松的浅筹码。至少在低级别的无限游戏里,例如1/2 and2/5,起手牌松的对手非常多。前面提到过,人的天性,浅筹码钱少,谁都输得起,人们倾向于打得松,输了再买。所以,小三法特别容易在短筹码那里找到牺牲品。如果你意识到多数短筹码都喜欢拿JQ,10Q,KJ这些麻烦牌进锅,而且中了顶对就撒不了手,那么我们的起手牌就从KQ开始,非对子的牌我们只玩KQ,AJ,AQ和AK,足以统治对手的烂牌。而对子除了中暗三,JJ以上的牌翻牌形成的超对也是很好的武器。在德州扑克里,输家是那些玩得松的player。再往深层次分析,应该说短筹码打得松的。深筹码打的松的,说来话长,可以是大赢家,小赢家,当然也可以大输家。总之,深筹码给各色各类的人提供了舞台。而浅筹码打得松的却一定是输家,毫无争议。这里面的数学道理非常简单,短筹码无fold equity,中好东西无回报,等于你大量时间接近拿20%对80%的落后牌去和别人全进。我们再简要回顾一下各种类型的对手,应该用怎样的起手牌和战术去应对。按照火花师傅的分类,牌桌上的鱼有9000多种,严格分类几乎不可能。虽然不可能,还是可以大致找出有代表性的几种。1,厨子周类的第一部分提到过厨子周,脑子里全无筹码深浅的概念,起手牌很松,又轻易套牢自己的深筹码。他们不懂SPR,又及其贪玩。如果他们有1000的筹码,翻牌Q58,你手持55,厨子手持QK,锅底100,还没等你发威,厨子已经迫不及待逼迫你全进了。这样的选手,是我们最主要的财源。只可惜,任何扑克室这样的对手都不会太多,这道理你们懂的。由于厨子周起手牌松,小三法非常有效。我的起手牌包括AK,AQ和QK以及JJ以上的大对子。如果我有500的筹码,拿了上述牌,一般翻牌前干到65,由于周起手牌松,他会经常靠,他靠65的范围包括大量的JQ,KJ,10Q等,我们的起手牌足以好过他的起手牌,中了顶对,想办法把他打全进。这里会遇到另外一个问题,前面也曾提过,厨子会不会因为自己筹码变多,翻前靠你raise的范围也变窄呢?例如当你有500的时候翻牌前raise到65他会拿Qk靠,而当你1000筹码的时候,你raise到130,他call你的牌是不是也跟着变好呢?如果是个懂得这样调整的厨子,我们要谨慎对待,这些需要牌手自己在桌上掌握。运用小三法需要强调的一点是:我们中了顶对不一定要翻牌全进,而是把握这样两个底线:1)绝对不会被对手bluff走,全进是铁心了2)要把他打全进,不一定在翻牌,根据情况也许在转牌或者河牌。而对于其他的牌,1010以下的小对子以及各种78和79类的逆袭牌,我们希望便宜看翻牌,属于打大SPR情况。由于厨子周对下注量也完全不得要领,他们有了好牌翻牌前往往舍不得大raise怕把对手吓走,经常给我们合理的价格去逆袭他。当然,翻牌出来后,他的下注量很可能更不合理,你有更多的机会去追他,追上了再一击毙命。总之,对付厨子周,只要你确认领先,就勇往无前地把他打光,这很容易,因为他会奉陪到底。而你追他的时候,他往往下的注很小,给了你合理的价钱,等你追上后他又不舍得撒手,这样无论他领先还是落后,他都在犯错误,给了你巨大的优势。你说这倒霉的厨子周得罪谁了,怎么怎么打都不对啊!2,松的浅筹码上面提到的厨子周类的大鱼,数量不会太多。因为他们输钱速度太快,没有万贯家财很快就玩不起了,所以遇到厨子周,我们只能当做意外的收获。而真正在牌桌上数量大的,是玩得松的浅筹码。前面介绍过,因为买的少,一般人也输得起。但这些人一般都非常有自知之明,他们知道自己打得一般,赢点钱纯属侥幸,所以赢了就跑。这样的鱼在1/2无限上面非常多,是最主要的财源。对付他们就非常简单了,就是小三法,中了把他们打全进或者直接翻牌前打全进。和他们打最负 EV的行为是玩同花89之类的小同花顺。一旦对手紧起来,即便我们对他们有优势,也比对付松的对手的优势要小好多,至少,他们的进锅机会要比松鱼少10倍,我们清掉他们的机会也少了10倍。下面来介绍一下如何剥削紧的对手。3,紧的深筹码对这样的对手,我们有一些EV,但远没有对松手深筹码的EV大。假如对手是妮娜类型,妮娜是这样打牌的。首先,她翻牌前一个大加注,告诉你她有AK或者JJ以上的牌,然后,任何SPR下,准备用顶对和你全进。妮娜的tell非常明显,如果她手持KK,锅底100,她手里余下900,她一定会在三条街把自己打光。你能看出来,她非常迫不及待,经常越位下注。当然也不排除他们在翻牌经常下小注,怕把你打跑了,等着转牌再把你一网打尽。所以,你中了暗三之类,根本无需着急,她会逼着你全进的。对付这类对手主要用逆袭牌以及深筹码理念。当然如果运气好,赶上你手里有AA,阴着对手也是不错的选项。还有一类深筹码,特别怕输,特别恨自己拿了一副对输掉全部筹码。这些选手大概和妮娜相反,只要自己是一副对,哪怕手里拿着AA,也害怕把事情闹大,他们无法容忍自己一把被人家清了,对他们那简直是奇耻大辱,他们经常扔掉毒药般扔掉一副对。对付他们就是半不拉夫,连续两条街的打击,干走他们的一副对。4,紧的浅筹码,我们几乎永远也不可能造出一个小于4的SPR,而起手牌的范围仍然比他们好,所以对这类牌手我们没有任何优势,如果没有前面1,2,3类型的对手,这个桌的利润就很小了。唯一千年等一回的优势是他们KK,我们AA,憋死他们。这我们有生之年不知道能遇到几次。5,和我们势均力敌的对手说不清他们是松还是紧,但我们懂的道理他们全懂,他们有时候会布拉夫,有时候会拿着坚果全进,他们很好地平衡着价值和布拉夫。遇到这样的选手,虽然我们可以自保,但无法从他们身上赢利。能做到互不伤害就是很好的结局了。两个势均力敌的对手相遇,谁的资金量大,谁的优势大。至此,我们的深筹码系列就全部讲完了。有什么问题,欢迎在智游城提出来,我们再共同探讨,共同进步。

    这里讨论说live的300BB+深筹码, 不指online那种200BB深筹码.

    浅筹码, (均码160BB以下), 赢率约10BB-12BB/hr.

    深筹码, (均码300-400BB), 是为一个可以实现赢率突破25bb/hr的方法.

    以上都是没有straddle的情况.

    当然也有超深筹码的(800bb-1000bb), 这样的筹码深度没有straddle基本是无法打光的 .

    不会打深筹码, 可以下桌.

    看这个答案, 2015年的, 真是精髓.

    Cash Game里,深筹码在table上的优势和劣势分别在哪?